Category Archives: Diary

九月六日晨,流水 0

嗯,对于有拖拉症的我来说,提起键盘来写这个二篇,完全是因为我现在时间,05:07,一个人在办公室,哦,不,一个人在办公楼很蛋疼的觉得刷微博是在没什么意思,于是决定写下片单二,估计能消耗一些时间吧……

嗯,先提名感谢一下,片单一留言的萌萌童鞋和微博留言的一号读者Stone童鞋。

嗯,觉得还是提些题外话好了,省得多年以后,如果有的话,回头来读这个,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为啥会大清早的待在办公室发呆。主要是这样的,俺最近在折腾换岗换部门的事情,新部门的BOSS G让俺跑一趟思茅(普洱)市去替换个忙了很久的同事回来,那么秉承着这个还未被正式征召所以要有所表现的契机,也就去了。

8月31日,周五晚上的夜班车,周六早上到达,跟同事Pang,嗯,这个多了个g,做了些交接,去客户那里看了现场环境,然后那家伙下午三点就跑路了,之后我就这么折腾着。

一直到昨天,9月5日,同事Du来换我,因为在D2公司这边,按照两个公司之间的合同约定只能请到3天的假期,当然,其实我也不是这么老实,主要是觉得请一周不划算,又不是去Nepal玩儿,对吧,Stone童鞋。于是下午依旧没吃晚饭,去车站买了19:30返昆的车票,又是夜班车……本来同事Pang说坐啥夜班车,又脏又臭的……偶只能表示同事Du 15点才抵达,这个时候,虽然有高快,但是到达的话是晚上九点十点,明显打车回家是非常不划算的,而且还要做些交接……

嗯,夜班车在两点半达到昆明南部客运站,秉承着,既然无聊就无聊到底的原则,我就步行到不远处的公司办公楼(花了50分钟)……然后就到现在……

刚去洗手间洗了个头回来,嗯,这篇一开始是叫《二〇一二·片单二》的,突然发现势头不对,改成了《九月六日晨,流水》,那就依着流水往下写好了。

好吧,偶喜欢的夜班车落了Pang同志的这个评价,真是伤心了,毕竟大白天的美好时光用来坐车实在是浪费,晚上么在哪儿睡也是睡,不过被这么一说,也确实在车上敏感地发现铺位确实又脏又臭,也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在车上折腾了好长时间,还遇到了两拨查证的,严重影响了睡眠质量……插播,05:45,突然想到,要是有张车,这会儿我都可以去西山看日出来着,继续……嗯,人总是在无意中会忽略很多东西,而一经提醒又会无比关注,这就是蛋疼,所以多年以来,偶第一次在卧铺车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个多年,可以追溯到1998年初到云南。

突然不知道要写什么了,那就先这样罢了,片单二的事儿,再议。

2012年·计划一 0

HK之行估计泡水了。不过没事儿,计划一年内自助游出境一次、两年内学件乐器、三个月内读完一本非技术类书籍和一本技术书籍并在博客上发布读书笔记。就此记,发给自己看的。

6月5日14:32 来自新浪微博

以此为界 0

今天考车,路考夜路,因为自己的疏忽和心态不稳定,挂掉了。

因为驾考制度的改革,使我这个笔试挂掉一次的人跟原同事H得以同一天考路考,不过相对不幸的是抽到了考夜路,这也是周六周日时便有预感的,周一在回昆的路上也频繁的向教练询问了一些夜考的注意事项,结果没想到也就真的抽到了夜考。昨晚便是休息的不好,入住的宾馆床铺太差,加上脑中满是起步停车的操作流程,便也是在朦朦胧胧半梦半醒之间度过整夜,白天心里更是觉得揣揣不安多次攒簇教练再去练练可惜未果,也就作罢。

心里的不安最终是演变成手上和思路的慌张,第一次陡坡跟渣土车太近后换档不及导致车倒退,第二次起步忘记关安全报警灯加上三次坡中换档动力不足车抖动。第一次的失误让考官觉得十分惋惜,而第二次便是十分的气愤了,毕竟第一段路如果坚持上了那个坡也就完事儿了,而且也算是全程最难的路段,而第二次便是严重的水平问题了,多次的动力不足换档让考官很恼火,两个70分就此结束。交钱排队等通知,没想到身上带的钱,475,跟补考费480也就差五块钱,直接交给教练了,真是冥冥之中的巧合了。

晃眼之间,半年多过去了,上一篇博客是去年的9月28日,而今天是6月13日,半年多时间里,发生了不少事情,心态也总是不太稳定的不断变化中,本来没什么追求也变得更加迷茫,状态也从两人相依变成孑然一身。

2月份便是多事的一个月。

2月10日,我很蛋疼的自己在Sophy的博客上留下一句话,就像《非常主播》里车太贤伪造女儿黄静楠的情感故事一样,我以她的身份告诉自己她的离开,我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意义,那个博客,为她而建立却也只有我一个观众、亦是作者。也许我曾努力过想在这方面让双方有共同的语言,毕竟写写博客也挺好的,至少,当你不想说出来的时候,你可以写出来,可惜未能达成一致,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如果你不喜欢,尊重你便是。

她的离开,让我至少两个月的时间沉浸在间歇性的歇斯底里中,总是偶尔地去打扰声称需要冷静一下的她,而她的厌恶和无暇便是最好的防御,毕竟,我不是那种挂我电话就会追到家门口的人。每每她流露出的厌恶和抗拒,甚至让我觉得眼前这个人几乎是完全的陌生,而不是那个声称需要冷静一下想想的她,直到我放弃,我想,她搬出去,已经是选择了离开,没有退路的离去,即使两年前我做过同样的事情,忍着同样的难过做过同样的事情,这次我再次同样地打包了她遗留下的琐碎,拱手送到新家,然后离开。

这算是一蹶不振的前奏吧。

2月底,同事H正式提出了对D2、D1公司的离职,我们这种派遣的临时工,是需要向两个公司提出离职申请的,H的手续很快,即使后来发现其实手续并不完整,但那又如何,反正已经离开了,“不方便”便是无冕的借口。其实他整个找工作的过程我是最知情的人之一吧,他终于是找到了一个满意的去处,于是便迫不及待地想从这边逃离,为他感到高兴。

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想,去年去过云南用友面试,文凭不符合要求不了了之;今年接洽过公司的另一个部门,不过面谈后似乎对方对我也是兴趣缺缺的样子,在D2公司主动对我加薪后,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是的,四月份,D2公司主动提出给我加薪了,师傅P也在其中起了导火索的作用,本来我便是到处散布着要离开的消息,师傅P便将其作为正式的担忧汇报予D2的直属领导和D2的分管领导,也许是H的离去让他们有所思考,D2和D1双方会面的时候,D2的直属领导Z便是直接提出了要保障我的收入,双方在商谈后也基本确定了我的薪酬上涨幅度以及对新调任接替H的同事L的考核制度。是的,之所以没离开,因为薪酬上升到一个能让我暂时满足的程度,可是内心的不安和无力感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我一直以为自己控制感情的神经是不是小时摔着脑袋摔坏了,对于很多的人和事,没有太强烈的爱憎,即使父亲离去的失控也就那么几分钟,到现在才明白,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习惯性的去压抑和控制,至于哪儿来的习惯就无从查证了,也许是自小便是受到父亲严谨和严肃的潜移默化的影响,直到现在,才开始渐渐感到无力和迷茫,甚至会闪过失去某种继续的勇气的念头,开始有了水满则溢的感觉,也许我能盛装那些东西让我显得平静的桶已经满了。于是我调整了自己的时间,每每都是熬夜到两点三点再休息,让自己累一点,也就没空去想许多不甚了然及无力的事情,也就这样,我以为五月也就这样过去了,可是,她又出现了。

当我以为一切归于平静、生活便是这样的时候,她又出现了,她将之前的一切都解释为她以为的“误会”,所以,在这场“误会”,我又成了可笑的配角,像小丑一般即使摔痛了也只能裂开嘴大笑,所以,她想走便走,想回来,便知会一声似乎吃定你了,可惜,我的桶装的东西太多了,已经没法把这些东西装进去让自己显得平静平淡平和、即使依然平庸,我开始抵触她的归来,开始刻意忽略她的感受,开始让她知道我不会一味的惯着她的性子,即使内心是多么的不舍和疼痛,我只当作是那是对自己过去的不舍和疼痛,她,只是在合适的时候出现的一个合适的角色罢了。

否则,我能怎样。

这次夜考的挂掉,似乎让自己出现了一些不太正常的负面的情绪,即使朋友们都在说,没事,下次就过了,可还是能感觉到有些东西在心里滋生,不同以往,似乎对D2的抵触又增加了,不过还是很感谢D2直属领导Z允许我在这半年时间里总是隔三差五的请假去练车,我也自知有愧,特别是还考挂了,实在是愧对这近半年来领导的宽容了,毕竟能不扣工资的事假在哪儿都不多。

总舵主又来鼓动我,心动了。朋友Z也说能推荐到一家公司,可以去华东一带上班,在想。

以此为界吧,告别过去混沌的生活,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靠谱点,也在鼓动自己减少对那些无用电子设备的投入,把票子拿出来旅行,再次感谢一直“煽风点火”的S童鞋。护照马上就可以办了,港澳通行证虽然办下来了但遗憾的是HK之行木有了,但是,八月,应该可以杭州,第四季度,也许又可以HK,前提是,如果我还在这里的话。职业上也要开支散叶了看看能不能接些活儿来做,死守一块地的IT不是好IT,不想旅行的IT不是好宅男~

境外第一站,去泰国或者印度吧,去泰国的理由是,听说那里潮州人很多想去围观一下,还有《初三大四》里面的海景;去印度的理由是,咖喱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如果能参观到印度的硅谷Bangalore1就更好了~

写完这么多废话,总能让自己心情愉快些,感谢老妈刚才被我发了一顿脾气还安慰我,也感谢我还能维持着75%的运行,毕竟,生活总至少会有25%的不圆满,何况只是一次路考挂掉(其实是两次,现场补考了一次)。

All is well – 3 idiots.

PS. 今天得知D1公司年会地点选择丽江,真是有点令人期待呀,希望别跟路考补考重叠了才是,哈哈~
PS2. 沮丧的话说过也就算了,不能当真,生活还在继续,偶依然会锻炼自己的胸襟和海纳百川的容量笑对生活。-2012.6.14

  1. Bangalore is well known as a hub for India’s information technology sector. []

执手相看泪眼 10

今天闹腾到凌晨两点,终于是结束了。

DCS公司有文体节的传统,而我是第三次被迫参加节目演出了,其实我也不愿意,只是性格上对于拂逆领导的意思在没有触及原则的情况下,也就将就了。演出完后,部门的演出人员去夜宵,我突然有一种壮士断腕般的气概,来酒就喝一点不废话。

其实我一直都是有酒精过敏的症状,记得在昆明有两次部门间的应酬,领导是拿言语来激我,实在气不过了,也觉得每次都叽叽歪歪躲酒是在太不够爷们,我便是拎着酒瓶子上场,一直喝到脸色发紫、耳鸣、脑压过高,也许是看出情况不对,领导及时制止我,当时我唯一想到的是,再喝两杯必须是休克了。

今天的夜宵,也总有人觉得年轻的小伙子就必须应该喝酒,成,既然壮士断腕了,指不定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来电站现场,我也不怕了,喝,几番下来,心跳一下子就到了140附近,结果身边的同事不信我说的,一号脉,居然主动劝我别喝,这真是稀罕的情景。

夜宵席间,突然想起周一接到的云南造血干细胞库中心的电话,通知我说有人配型合适,问我是否还愿意捐赠,接到电话时正在带着新同事去电站大坝附近踩点熟悉地方,那会儿也不是很清楚参与捐赠会给自己带来些什么影响,中心的工作人员给我解释了一番,加上之后的一番搜索了解,于是就拿出手机回复了一条短信,说:我同意捐赠。我相信好人是会有好报的,也许还能救人一命,这是功德无量的事情。不管红十字会有多黑,至少,那个需要的人不会卡在我这里,因为我的原因而得不到救助。

其实,离职的想法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之所以一直在挣扎,毕竟是三年的地方,为了它我几乎展现了我所能表现的能力,除了P图,目前还没有啥工作完成不了的,就是这样一个我为之尽心尽力的地方,虽然它确实待我不厚。也许,我们还有一次谈判的机会,待回到昆明,再争取最后一次的机会,如果不成功便成仁吧,人总是不能固步自封的。

听着陈升的《把悲伤留给自己》,想着曾看过的一段奶茶刘若英为陈升献歌的视频,我想起了一句话: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晃眼半年 2

终于是憋不住想说点什么了。

之前是因为工作上的不顺心,除了偶尔在微博上的寥寥几字打发自己,实在是无法组织起一点像样的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愤愤不平。一定程度上是想让自己的那些烦恼随风而去,而不是记录成为文字白纸黑字就此留下,但事实上有些问题却是如添过酵母般的不断发酵而更加醇厚。

最近一直在忙两件事,工作上的就不说了,永远是做不完的。

一件是面试,因公开了在智联招聘上的个人简历页面,其实也是受了同事找工作的带动,觉得应该完善一下自己的简历,同时将其设置为完全公开。而公开简历这件事情给我带来了三次面试机会。有三家公司主动找到我要求面试,一家置业公司、一家培训机构以及一家软件公司。

实际上我这么做是有目的的,首先我不急于更换一份新的工作,所以仅仅是开放简历而不是主动投递;其次是目前的工作对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可以期望的发展空间,这个企业的信息架构也就是这样了,高层不重视,一个100多个正式工、300多个工作人员的企业,居然只有4个人负责信息化,而且其中两个是临时工,我是其一;再者是作为外派的工程师在工作中的归属感及认同感非常极其之差,外派目的地公司对我们的态度就是:你们是外人,外派归属公司对我们的态度就是:你们派出去了跟公司关系不大。

所以,我需要换一个环境让自己进步,或者,他们收编我,这就是我这么做的诉求。

置业公司是深圳的,在昆明有分公司,看了一下,规模不错的,办公环境挺好,在春城路的东航投资大厦,不过他们的意向只是需要一名普通的网管,处理一些杂事,个人判断信息化方面应该是总公司统一规划实施,不需要这边的人插手什么具体的事务。

培训机构是北京/重庆的,他们招聘人的原因是要在昆明开设分公司,主要业务是计算机方面的培训,他们招聘意向是搞运维的人员,同时兼管系统运维及网络运维,但是工资较低,2K多,无考核无绩效,工作上的优势就是:一是可以换岗,就是更换到其他分公司上班;二是可以成为昆明分公司的元老。

软件公司,坦白说就是用友云南,他们招聘的岗位是技术顾问,职责呢,跟上面的培训机构差不多,也是负责分公司的网络运维和终端维护,不过有串岗的机会,可以客串售前、售后工程师,顺带给软件项目提供硬件方案,还可以出差,同时也有换岗的机会可以跳去做实施。

我特别倾心于用友云南,不过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的最高有效文凭是高中,而且还无法出示高中毕业证(历史遗留问题)。这个也只能悔恨自己的懒惰,看着那一页页的专科、本科的学历要求,我只能表示无语凝噎,谁让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我肯努力,是有机会留在这里的。

另外一件事其实跟这个也差不多,是在考虑自己的去留问题,如果用友应聘上了(虽然个人觉得希望不大,毕竟简历还需要用友总公司审核),是以此为资本去谈判呢,还是直接离开。 Continue reading

Happy Birthday~ 5

8月21日是我生日,也就是昨天,现在要静下心来写东西发现似乎是比较困难的事情了,只好回头看看往年自己都写了什么,却也是发现物是人非了。有些值得去回味,而有些,忘却。

这个博客里第一篇关于自己生日的博文是2006年8月21日。

那个时候刚进爱因森学院,大一新生,在昆明陆军学院进行军训,手上用着贱人蔡送给我的moto c381,人生首部手机,从高中的时候用到当时。那会儿最大的遗憾就是这个手机没法拍照,而高三时马林同学手持的好像是N记6220的机器。基本上,我对别人的羡慕都是建立在数码产品上的,所以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手机了。

于是,当时恰巧开通了GPRS的我,在生日那天就很骚包地用WAP发了篇博文《今天我生日》,我记得当时还收到了猫猫给我发生日祝福的彩信,那个生日很平淡,在大家都还彼此陌生的时候,我也不能指望一直低调的我会引起什么关注。

晚上睡的是军校腾出来的旧食堂,所有人都是从学校自带的被铺,而部队给每个人的床位配了一块棕榄床垫直接睡地上,那么大的空间那么多的人,空气中浑浊地夹杂着香烟汗臭脚臭还有咿咿呀呀的蚊子苍蝇。当时10天,部队不允许我们洗澡,于是唯一一次的沐浴是饭后天黑时大家悄悄跑到洗漱间冲冷水澡~ 记得那会儿吃饭就跟打仗一样,好像每次提供的饭菜都是会差那么一点点让手脚慢的吃不饱,于是会有很多人,负责打饭的那种,拿着一个不锈钢的脸盆冲到大饭盆旁边像恶鬼一样拼命往脸盆里面装米饭~

当时曾答应BS会写一些军训时的见闻,可惜那种感觉在深山老林的小区里面因为难得上网一次而渐渐消磨殆尽,于是,那个记录的小本子还在,却想不起上面记的到底是什么了。

这个时候,距离认识我的Ms. Right还有一年零两个月时间。 Continue reading

my life 6

我到底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jimmy_41-2-pola

在一身輕鬆的今年,我開始在思考,我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一份穩定的工作、每個月固定的收入、每天見到的相同的人、做著不慌不忙的事,這是我想要的生活麼?也許之前的顛沛流離讓我沒有時間想這些,但是現在,漸漸穩定下來的我,伴隨著Miss的選擇離開,是時候應該想想我的生活應該是怎樣的。同時,感謝Miss在我最艱難的時候陪伴著我,雖然她現在選擇的是離去。

觸及我這樣的想法的,其一是Neil在「關於我」寫到的「喜歡簡簡單單的事物,嚮往有品質的生活」,還有一首歌,「旅行的意義」,還有我一直都很鍾情的「拍立得」相機。於是,我想像了我的生活:「一個人,或兩個人,漫步在心往已久的城市,拍下一張照片,隨心在頁白寫下自己想寫的文字,再去那郵局討要一枚郵戳,回到家,貼起來,照片裡有沒有自己並不重要,只要那是鍾意的人、鍾情的物,便也就心滿意足了」。

在同事和朋友的心裡,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宅男,除了上班下班還有那上班下班的路途,我每天都鍾情於在家裡做自己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不知道什麼事。也許一個周末,我無所事事的就這樣過去了。我不喜歡城市,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我喜歡鄉下恬淡的生活,但我喜歡城市裡的超市而不喜歡集市。

記得過年回家,每天晚上的功課就是串門,數不清的叔叔伯伯阿姨阿嬸,他們總喜歡樂呵呵的看著回來地年輕人,手裡的茶具就像變戲法一樣很輕松的就是一杯又一杯的功夫茶,還一邊跟年輕人說「要刻苦、要節儉、要努力、要學一門手藝等著自己出來干,要孝敬父母、要記得寄錢給你爸媽,在外面不要亂來、生活要檢點」…… 遇到炎熱的夏天,人們會在門口的天井吹風喝茶聊天,旁邊還有悠悠飄著青煙的蚊香,偶爾“啪”的一聲便是消滅掉的蚊蟲。

我不合適城市裡的燈紅酒綠五光十色,抽煙喝酒泡吧KTV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喜歡音樂、僅是聆聽,我喜歡唱歌、僅是自吟,我喜歡煙草、僅是香味,卻是不可能會喜歡酒精。記得老爸是很喜歡抽煙的,小時候我常常拿著他的煙在那裡嗅,聞那種奇特的香味,但是我厭惡那種入口的辛辣,而同樣辛辣的酒精,亦同樣厭惡。我的生活沒有濃重的味道,一切都是雲淡風輕。

「你品尝了夜的巴黎 / 你踏过下雪的北京 / 你熟记书本里每一句你最爱的真理 / 却说不出你爱我的原因 / 却说不出你欣赏我哪一种表情 / 却说不出在什么场合我曾让你动心」

記得我曾經踏在北京和哈爾濱的雪上,我是那麼的興奮,想像著未來生活如此。在北京的一周時間,我便是遇到了07年北京的第一場小雪,徐徐飄落的雪花,掛在眉毛上、掛在不濃郁的胡子上,輕輕飄落在那件回來後不曾穿起的羽絨服上。還有在哈爾濱摔過的那一跤,穿著厚實的皮鞋的我,第一次在薄薄的路冰上摔了一跤,記憶猶新卻也有些模糊了。偶然與兩座城市的交集,離開了便是漸行漸遠。

我曾經幻想過,我結婚時,要再去一次我們曾經走過的那些地方,西雙版納、北京、哈爾濱,還有那些未知的不論哪裡的未來,我的城市旅途。是的,我不喜歡城市,但是我卻想在每一座城市留下我的足跡,也許可以靜靜享受那種人群中的孤寂。相知,生活不一定要有美麗的另一半,她要懂我,如我會懂她。相守,也許這是艱難的旅程,我的志向不是旅程的終點站,是那些旅程中的點點滴滴。

我喜歡幾米、喜歡寂地,喜歡那種粗線條而又精雕細琢的落寞。

新年计划 3

我开始意识到,两个博客,独立的内容,分开的域名,实际上不太符合我搭建博客的目的:

让人们了解我、分享我的看法、分享我学习到的,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那么,我会趁着4月份Dreamhost空间到期的契机,将75%和Mr. 21做一个合并,合并后的结构为

Domain: mr21.in
Folder: /

Domain: life.mr21.in
Folder: /75

突然想到,这样弄貌似用MT其实更合适的,不过WP用这么多年了,将就吧,两个后台就两个后台了,唯一的想法就是集中精神写博客咯,不整这些杂七杂八的了,今年希望能找到一个自己擅长的又符合大众阅读的切入点,想法很多,但是往往又被自己给否决了,单纯的技术博客或者生活博客呢,要确立稳定的读者还是比较困难的,特别是现在博客满天飞,而我的树业不专导致这么多年在博客方面基本上是一事无成的。

OK,三大件都齐全了,本子MacBook Pro MB990,手机HTC G1,相机Canon IXUS 70,
我想接下来的一年没有什么好奢望的了,那么还是专心学习吧,试试进攻RHCE和DBA的方向,我注意到国内市场在Unix-Like方面的侧重日益增长,特别是在单位的小型机出故障后,IBM工程师的高收入的确令人非常羡慕。

新的空间是HawkHost的,不过近期国内出口环境确实够糟糕的,先用着吧。
或许等下半年新服务器上架,自己可以给自己搭一个VPS,不过,备案……公司机房……
无声嗟叹,忙我自己的就行了,大环境力所不能及的就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了。

新春愉快! 0

新春愉快! to All

多的没啥好说的,今年独自一人在昆明过年。
其一是为了省钱,其一是真不想就回去三四天就得回来,
给老妈消息就好啦,前几天顺便汇款让老弟代我给老妈压岁钱咯~
嘿嘿,应该是第三个年头了吧,我发压岁钱,虽然我们的习俗是结婚了才要发利是,不过长兄如父嘛,老爸不在了,发红包这件事就我代劳啦~ 当然,我也是第三个年头没有红包啦~

呈上QQ群里面疯传的图片一张:
lunar-new-y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