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为什么

为什么没话说 3

很长一段时间了,
总是感觉没话说,准确的说是没话在博客上说,为什么?

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
以往那些骚人墨客的唠叨风采荡然无存,或者我确实知道为什么,但只是不愿意说,
思想被束缚在一个无聊的框里。

今天把QQ签名改成:不以薪喜,不以情悲,

Continue: June 19th, 2009
12日撰写的,上面那些,本来觉得似乎没有那样臆想的严重,
于是,便是歇笔了,草稿存着。

争吵,在今天又一次没有避免,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如此敏感偏激慵懒无法自制,
至少,在她面前是如此的无法自制。

也许,那就是本性,烦躁无法自制的本性,

Continue: June 29th, 2009
这篇日志写得很长,
不是说文字多篇幅长,说的是跨度,够长了吧,一个月,

总说是需要磨合磨合磨合,于是,终于磨合好了,
回到昆明的这几天,一切都很好,感情总算到达一定的程度了,

更让人发愁的是,工作上的有点问题,
当然最好不为人知,自知既可,
人啊,总是不能轻易去相信一些表面看起来与世无争的人。

我的回忆 2

我的回忆,只是我的回忆,M没有回忆的。

3月19日,
我的宝贝,绰号Mouse,
小巧可爱没有主见,爱哭爱笑情绪易变。
是个黏人的小家伙,最近的口头禅是:“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回来回来!”

3月2日,
回答我,我现在在你的世界里算什么?
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温度?你对别人总是热热的,而我呢?冷若冰霜!

1月19日,
小C忘了他有一位需要关心的宝贝,需要感受到爱的宝贝,需要“我爱你”的宝贝。
小M忘了她有一位在为生活拼命需要理解的宝贝,需要有人安慰的宝贝。

1月19日,
他们彼此遗忘。同一个舞台,不同的两个小丑。
手舞足蹈地,暴跳如雷地,我是对的,你是错的!

12月28日,2007年
每次看宝贝的博客,都会流眼泪
亦或感动,亦或难过
Maybe when we think something the god will give us gift.

[你是我的。阿司匹林。],看到了一段话。

不堪回首这半年来跟江涛的日子是如何挨过来的,
此前两年的距离被电话和思念占得满满当当,没有猜疑,没有退缩,
真的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却输给了朝夕。

真的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却还没有满足,
总是希望能有更多,可是,我不是尼采,

M,我回来了,
我真的回来了,可是,好像我们离得更远了,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