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学校

因噎废食 4

From Solidot

中国国家媒体谴责网游导致了吸毒成瘾、少女早孕,甚至是谋杀。 CCTV的焦点访谈周四在一期叫《一个杀人犯的自白:聚焦网络游戏的色情暴力(二)》节目中指控,网络游戏中的暴力内容导致一位青少年走上了谋财害命的道路。节目称,北京市未成年犯管教所统计,在押少年犯中暴力性犯罪占到65.8%,而他们中的70%到80%都是直接或间接因网络游戏走向犯罪道路。其中一位化名叫李勤的杀人犯“亲手杀了5个人,而他走上犯罪道路就源于迷恋暴力网络游戏”。在此之前,CCTV还报道一位未成年少女因玩网游《劲舞团》而开始与他人发生性关系,并已经有了两次堕胎。但令人奇怪的是,CCTV在节目中使用的《劲舞团》画面却是来自情色游戏《尾行3》。

其实我很好奇,这个劲舞团里面并没有什么情色画面,为啥都赖到它头上去?而不去追究造成问题的根源:人?
根源呢?在于“自爱”,我们从小到大,我印象中,我们的教育体系里面并没有包含自爱,只有什么舍己为国,为了公有财产奋不顾身的。例如:赖宁。

虽然网游在一定程度上对人确实有影响,这不可否认,
一个人并不会仅仅是因为玩游戏而走上“犯罪”的,家庭的忽视、社会的忽视、自我价值认同的忽视,这些都会造成一个人作出不可挽回的事情,为什么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这个政党不会去反思这些事情,而仅仅对一些无关紧要细枝末节下手?你们这些所谓的砖家叫兽想过没有?现实生活中能得到认可又何必去网络选择自我满足感呢?

中国人是有护犊情结,但不能因为护犊就什么都赖给别的东西。
自己的孩子出问题了,那肯定不是孩子的问题,肯定是谁教坏了,要不就是玩游戏学坏了,要不就是老师没教好,学校没管好,但是,身为家长的你尽到责任了没有?
你的子民出问题了,那就不是你的子民的问题,是域名、网游、动漫、盗版、西方、信息自由把你的子民教坏了。
难道勤于找外因也是国人劣根性之一么?

别忘了,游戏再有危害性,那是基于电脑的,是否要全面禁止电脑的售卖和使用呢?或购买电脑需要实名制呢?
然后像身份证一样,每个人生下来就分配一个IP地址,用全国通用联网的方式保证“IP”不冲突不懈怠不折腾。

继续对这个社会冷眼旁观,看看到底能玩成什么样子,据说明年“或将征收环境税”了,
某天,不知道是不是要交“呼吸税”呢?

那些石头路,那个小院子 20

标题
九月一日,我看到了一些F的同学在丽江拍摄的照片,
弯曲的巷子、石头的街道、四方的院落,彷佛一个不小心跌进了曾经小时的回忆,
于是,我想起了那些石头路,那个小院子。

那些石头路,那个小院子
恍觉自己总是生活在回忆里,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的回忆。

小时,正是记忆初见雏形时而模糊的时候,搬家了,
从那个发大水的时候能把桥淹掉的村子搬到了最近的城市,还未出落成一个农村娃的农村娃,变成了城市里的小孩,变成了那会儿很流行的小马甲小西装的城市小孩儿,
当时的心情早已经是无法明了的,而记忆,同样是模糊不堪,只能从大人怀旧的只言片语中与脑中的一片模糊构造小时的记忆,虽然已经无法记起是否确实哪样,但总难免用成熟的我为那会儿的幼稚诡辩。

还记得,刚到城市的我们,住在人民广场后面的一条普通巷子里,石头铺就的小巷子,一眼望去便是延绵不绝的墙,白花花的墙,一晃眼兴许就迷路了,
小时的我总是望不到边,只能傻傻的站在巷口数第几个门是自己家,然后狂奔,像野孩子那样狂奔,冲进家里,去做一些现在已不明了的事。

四方的院落,开着两个巷子的门,左边一个、右边一个,玩捉迷藏的时候总是搞不清楚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中间的天井,有一口砌了井沿的水井,记得那时虽然通了自来水,但老妈还是会去井里打水,或做饭或洗衣,

金银花
天井旁边的墙,不知道为什么生长了一棵金银花,顺着墙,爬呀爬,爬呀爬,一直爬到墙沿上,夏天的时候总是绿油油的,点缀着一些白色的花,广东人一直时兴喝凉茶的,所以老妈总是搭个竹梯子,也顺着墙爬上去,每次都是摘下一大捧的金银花,然后煮成凉茶喝,乖乖的味道搭上甜丝丝的白糖,便也能成为小孩子喜爱的饮料……

五毛钱油条
听老妈回忆说的。
小时的我,曾经早上被叫出去买油条当早点,那会儿的我可能4岁吧,去站在油条摊子的前面,一动不动,非常有毅力攥着五毛钱看着老板炸油条,就这么看呀看呀,知道老板受不了,问我是不是要买油条,我点头,问我买多少,一个巴掌,当老板给我油条的时候,我执意不给钱,就这么紧紧攥着生怕被老板抢走,然后……就这么吃了一顿不要钱的油条……

五毛钱“老婆”
这纯属被冤枉的……
有一次在幼儿园,好不容易有了五毛钱零花钱的我,不知道为何突然跟老师炫耀,这时旁边还站着一个漂亮的小女生,不知道我到底说了些什么,后来老师跟老妈“告状”,说我想花五毛钱就买一个老婆,囧……

大姑的拇指
有一次跟其它的小孩子一起玩,不知道为什么吵架了,然后,突然就升级成了大人的争吵,大姑跟那个小孩子的妈吵架,吵得很厉害,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大姑的拇指就被咬断了,连骨头都断了,只剩下一层皮连着 …… 现在想来,也许那连着的不是皮,是筋吧 ……

恐惧
后来搬家了,搬到了楼房里了。
刚搬进去的时候,全家都在打扫装修好的新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全家就剩下我一个人在屋里,然后门还锁起来了,那会儿天黑了,还不知道家里的电灯开关在哪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特别恐惧,隔着防盗铁门的栏杆嘶吼,那个时候家人回来了,但是他们打不开门,于是我隔着防盗门心里充满着恐惧地大哭,但是就是无法打开门,那个防盗门就是打不开……
其实,现在我已经分不清是到底这是梦还是真的了,是真的?不是真的?是真的?不是真的?是真的?不是真的?不论是不是真的,现在的我总是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感觉到那时的恐惧,莫名的恐惧,那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发小、青梅竹马
回想一下,我的生命历程里似乎缺少了这些东西。
在石头巷子时,我最好的玩伴是一位老人,很老很老的老人,也不知道现在是否健在;
小学一年级,记不清跟谁比较亲近了,只是记得总是故意不写作业被叫出去罚站,然后跑掉……
小学二~四(上)年级,转校了,超能国际双语学校,留下的印象是巨大的校园、钟洁君、林义雄,还有经常被我欺负的表弟,
小学四(下)年级,又转校了,回到一年级的样子,确实谁也不识,当我快认识别人时,
小学四(下)年级,再次转校了,小学五年级,又转校了 ……

就这样,我总是疲于奔命,不是在路上,就是在即将启程的路上。
也许,这就是我的淡漠。

总是梦见,我在奔跑,却一直原地不动……

7月4日·WC 8

小C语录重返江湖咯!
新增关键人物:W!鼓掌欢迎!啪啦啪啦~~
以下跟以后都是W和C的胡言乱语,请多指教,哈哈 :mrgreen:

户口
C: 以后我们家孩子户口放昆明好了~
W: 不行,我不喜欢昆明人,!@##$$%$#%
C: 那放哪里?
W: 版纳,或者广东~
C: 放昆明考云大比较方便吧……
W: 哦!你原来要让他考云大!
C: 嘿嘿嘿嘿
W: 我给他能读什么学校就读什么学校好了!
C: 哦,么你家娃娃呢?(东张西望)
W: ………………

鸳鸯大盗
某天正在黑漆漆的楼梯往下走(逃生楼梯),
C: 哈哈,我们是鸳鸯大盗!
W: ……
C: 知道鸳鸯大盗是干什么的不?
W: 盗鸳鸯的!
C: ………………(撞墙)

又见临沧云县 2

早七晚五,上个周日又潜行到临沧了。
在安逸的环境里总是觉得无所事事,连写博客都是一种难以下手的“躁动”,

最近我觉得,
似乎写博客就是一种躁动了,无处言语的躁动,
有些事总是难以沟通,有些人总是难以相处,不是什么都可以说了,

渐渐的在工作中感觉到,畅所欲言的生活过去了,
而总是充满挑衅和不满的我,似乎总是对这样的环境小心翼翼又一时大意,

勿谈国是,勿谈人是,
这是一个很早就有的自我改变的目标,但总是难以实现,
很多的不满和抱怨总想找一个倾泻的地方,

刚才打开了艾未未的博客,
艾未未是谁?之前也不太清楚,昨天在推特上看到有人推,说艾未未也加入了WordPress的阵营,
就访问了,终是网络的速度影响了心情,反正是陌生的无关紧要的人,何必执着于是否能访问到……

今天看了堆积1000+的Google Reader,Solidot里面有一个PO提到了:

Twitter下线,艾未未上线
艺术家、建筑设计师和“鸟巢”设计顾问艾未未创建了Twitter和fanfou帐号,数小时内其跟随者就超过了千人,创下中文Twitter圈的新纪录。

艾未未?
OK,我承认我昨天看了一眼就记住那个很好记的域名:blog.aiweiwei.com
呵呵,身为半桶水的IT人士,对这样的字符串总是有敏感的。

也是,在“艾未未”这样的关键词刺激下,访问了她(他?)的博客,
看到了大多数是关于四川关于那场大震动的事件,
其实我不敢确定在这个敏感的时期谈论这些东西是否安全,但是我觉得我应该说一说,

在Mr. 21的“关于”里面我说过一句话,
“对国家对政治有一定的见解和偏激,不过通常不会在私有场合发表相关的言论,因为这很危险。”
但是,我还是觉得,看艾未未博客的这些那些,我应该具备一点起码的社会责任感,
即使我曾经在Twitter和嘀咕上畅所欲言评论那场所谓的“周年祭”,但那些确说明了我的畏畏缩缩,

摘抄一部分个人愚见,然后继续,

  • 总理在给死难的孩子行礼,边上那些傻X鼓掌啥……
  • 也许,灾区的人们已经脱离了那些恐怖的阴影,但是,CCAV随时都在反复提醒他们:一年前,你们地震了,你们的亲人朋友死了很多……
  • 对他们的关注应该够了,话说,现在他们什么都不缺,应该还给他们一个正常的生活,而不是在一年后的今天依然把汶川人当难民。如果说为了歌功颂德,那就……
  • 物质,我想需求应该不会很大,主要是精神上的抚慰,但是反复这样的去唤醒他们对一年前的回忆,就像反复在伤口上撒盐……
  • 别用怜悯的眼光去看汶川,他们需要正常的生活。过度的关爱关注,会让他们沉溺其中无法自拔,永远认为自己是需要被关爱的弱者。

恩,就像上面所写的,
我的观点是不应该给予过多的关注和宣扬,他们不是可怜虫,他们只是不幸遇到了一场灾害。
如是这样,我们需要祭奠的日子多了去了。

但是,我说的也就是些不痛不痒的废话,事实上最需要受关注的核心:建筑质量、豆腐渣
我一直刻意去忽略,也许是躲猫猫、也许跨省追捕、也许……反正就是畏畏缩缩了,

但是今天,我觉得一个具有起码的社会责任感的博客,
应该关注,扩大影响,让事件的真相浮出水面、大白于天下,

其实我们不是为了追究什么,也不是为了给GOV添乱,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公道,
给逝去的人一个瞑目的事实,给民众一个勇于承担有担当的GOV,
历史上,国家的陨落总是源于民众对GOV的失望、源于GOV公信力的丧失,

事实很多人都在说了,我摘抄一些来自艾未未博客的片段,
至少让我明白,我需要将此传下去,即使说过的人千千万万,那我就当一名传道者好了。

  • 四川政府再次表示,将不追查在地震中倒塌学校的质量问题,理由是,在地震的震级大于建筑的防范级别时,所有的损失都是当然。
  • 如果你听不明白,可以这样说,由于你在一条必然要下沉的船上,这时无论是谁杀了你都是无罪的,因为反正你难逃一死。或者是说,都南京南京了,强奸当然就只能是个娱乐。
  • 没有解释清楚的是,在重灾区的一百多所学校中,由于校舍倒塌致死亡超过一百人的只有十四所学校,即使是在八级地震中,另外的九十所学校并没有倒塌现象。
  • 而在倒塌的十四所学校中,并没有统一的倒塌规律,有开间大的教学楼倒塌,有的教学楼没塌,反而是宿舍楼塌了。有年久失修的危楼没有倒塌,而后建的新楼却塌了。同一所学校的教学楼塌了,而教师办公楼不塌。学生死亡最多的北川中学和聚源中学周围的许多楼房并没有倒塌。
  • 再就是强调不同年代的建筑规范的设防标准不同,死者死于制度之下,就没有责任人。没有说清楚的是,在那些倒塌的学校中,哪一座楼是属于哪一个年代的什么标准的建造的,这事有那么复杂吗。
  • 还有说法是,倒塌后由于救援的翻动,造成了取证困难和不可能。这等于是说,被强奸后要趴在床上别动,否则你就哭泣一辈子吧。

只要有压迫,就会有反抗,越压迫,越反抗。

Btw,六一儿童节快乐!

[教育]三大名校 7

在版纳地区,或者说在景洪,这三个学校是最出名的,甚至有一个称是“一级完全中学”,
分别是“允景洪中学”,“西双版纳州民族中学”,“景洪市第一中学”,
当然更高级的例如版纳职业技术学院,还是公办大学呢,只是本地人不大瞧得起~

这些东西是我3626日下午的行程一部分,还有三大超市呢,慢慢来,我的Yupoo上传量快用完了,准备跳槽~

Update: 14:40 July 27th, 2006 为La larme“同学”增加学校的方位说明。

允景洪中学(简:允中)

方位:在军分区的左边;市一小的路一直上去;白象湖停车场附近;白象花园一区旁边、二区对面、三区后面 ~
我高中三年呆的地方,不过因为某些因素人家不给我毕业证,所以当没呆过得了~
这是版纳地区最著名的学校,也是最高级的,学费最贵的,名声在外最好的 ~
不过作为它里面出来的学生,大多持有BS态度,口口声声说的是素质教育还不脸红,
而且费用也很高,态度也很拽,校长也很贪 ~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