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们

以此为界 0

今天考车,路考夜路,因为自己的疏忽和心态不稳定,挂掉了。

因为驾考制度的改革,使我这个笔试挂掉一次的人跟原同事H得以同一天考路考,不过相对不幸的是抽到了考夜路,这也是周六周日时便有预感的,周一在回昆的路上也频繁的向教练询问了一些夜考的注意事项,结果没想到也就真的抽到了夜考。昨晚便是休息的不好,入住的宾馆床铺太差,加上脑中满是起步停车的操作流程,便也是在朦朦胧胧半梦半醒之间度过整夜,白天心里更是觉得揣揣不安多次攒簇教练再去练练可惜未果,也就作罢。

心里的不安最终是演变成手上和思路的慌张,第一次陡坡跟渣土车太近后换档不及导致车倒退,第二次起步忘记关安全报警灯加上三次坡中换档动力不足车抖动。第一次的失误让考官觉得十分惋惜,而第二次便是十分的气愤了,毕竟第一段路如果坚持上了那个坡也就完事儿了,而且也算是全程最难的路段,而第二次便是严重的水平问题了,多次的动力不足换档让考官很恼火,两个70分就此结束。交钱排队等通知,没想到身上带的钱,475,跟补考费480也就差五块钱,直接交给教练了,真是冥冥之中的巧合了。

晃眼之间,半年多过去了,上一篇博客是去年的9月28日,而今天是6月13日,半年多时间里,发生了不少事情,心态也总是不太稳定的不断变化中,本来没什么追求也变得更加迷茫,状态也从两人相依变成孑然一身。

2月份便是多事的一个月。

2月10日,我很蛋疼的自己在Sophy的博客上留下一句话,就像《非常主播》里车太贤伪造女儿黄静楠的情感故事一样,我以她的身份告诉自己她的离开,我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意义,那个博客,为她而建立却也只有我一个观众、亦是作者。也许我曾努力过想在这方面让双方有共同的语言,毕竟写写博客也挺好的,至少,当你不想说出来的时候,你可以写出来,可惜未能达成一致,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如果你不喜欢,尊重你便是。

她的离开,让我至少两个月的时间沉浸在间歇性的歇斯底里中,总是偶尔地去打扰声称需要冷静一下的她,而她的厌恶和无暇便是最好的防御,毕竟,我不是那种挂我电话就会追到家门口的人。每每她流露出的厌恶和抗拒,甚至让我觉得眼前这个人几乎是完全的陌生,而不是那个声称需要冷静一下想想的她,直到我放弃,我想,她搬出去,已经是选择了离开,没有退路的离去,即使两年前我做过同样的事情,忍着同样的难过做过同样的事情,这次我再次同样地打包了她遗留下的琐碎,拱手送到新家,然后离开。

这算是一蹶不振的前奏吧。

2月底,同事H正式提出了对D2、D1公司的离职,我们这种派遣的临时工,是需要向两个公司提出离职申请的,H的手续很快,即使后来发现其实手续并不完整,但那又如何,反正已经离开了,“不方便”便是无冕的借口。其实他整个找工作的过程我是最知情的人之一吧,他终于是找到了一个满意的去处,于是便迫不及待地想从这边逃离,为他感到高兴。

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想,去年去过云南用友面试,文凭不符合要求不了了之;今年接洽过公司的另一个部门,不过面谈后似乎对方对我也是兴趣缺缺的样子,在D2公司主动对我加薪后,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是的,四月份,D2公司主动提出给我加薪了,师傅P也在其中起了导火索的作用,本来我便是到处散布着要离开的消息,师傅P便将其作为正式的担忧汇报予D2的直属领导和D2的分管领导,也许是H的离去让他们有所思考,D2和D1双方会面的时候,D2的直属领导Z便是直接提出了要保障我的收入,双方在商谈后也基本确定了我的薪酬上涨幅度以及对新调任接替H的同事L的考核制度。是的,之所以没离开,因为薪酬上升到一个能让我暂时满足的程度,可是内心的不安和无力感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我一直以为自己控制感情的神经是不是小时摔着脑袋摔坏了,对于很多的人和事,没有太强烈的爱憎,即使父亲离去的失控也就那么几分钟,到现在才明白,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习惯性的去压抑和控制,至于哪儿来的习惯就无从查证了,也许是自小便是受到父亲严谨和严肃的潜移默化的影响,直到现在,才开始渐渐感到无力和迷茫,甚至会闪过失去某种继续的勇气的念头,开始有了水满则溢的感觉,也许我能盛装那些东西让我显得平静的桶已经满了。于是我调整了自己的时间,每每都是熬夜到两点三点再休息,让自己累一点,也就没空去想许多不甚了然及无力的事情,也就这样,我以为五月也就这样过去了,可是,她又出现了。

当我以为一切归于平静、生活便是这样的时候,她又出现了,她将之前的一切都解释为她以为的“误会”,所以,在这场“误会”,我又成了可笑的配角,像小丑一般即使摔痛了也只能裂开嘴大笑,所以,她想走便走,想回来,便知会一声似乎吃定你了,可惜,我的桶装的东西太多了,已经没法把这些东西装进去让自己显得平静平淡平和、即使依然平庸,我开始抵触她的归来,开始刻意忽略她的感受,开始让她知道我不会一味的惯着她的性子,即使内心是多么的不舍和疼痛,我只当作是那是对自己过去的不舍和疼痛,她,只是在合适的时候出现的一个合适的角色罢了。

否则,我能怎样。

这次夜考的挂掉,似乎让自己出现了一些不太正常的负面的情绪,即使朋友们都在说,没事,下次就过了,可还是能感觉到有些东西在心里滋生,不同以往,似乎对D2的抵触又增加了,不过还是很感谢D2直属领导Z允许我在这半年时间里总是隔三差五的请假去练车,我也自知有愧,特别是还考挂了,实在是愧对这近半年来领导的宽容了,毕竟能不扣工资的事假在哪儿都不多。

总舵主又来鼓动我,心动了。朋友Z也说能推荐到一家公司,可以去华东一带上班,在想。

以此为界吧,告别过去混沌的生活,希望接下来的日子靠谱点,也在鼓动自己减少对那些无用电子设备的投入,把票子拿出来旅行,再次感谢一直“煽风点火”的S童鞋。护照马上就可以办了,港澳通行证虽然办下来了但遗憾的是HK之行木有了,但是,八月,应该可以杭州,第四季度,也许又可以HK,前提是,如果我还在这里的话。职业上也要开支散叶了看看能不能接些活儿来做,死守一块地的IT不是好IT,不想旅行的IT不是好宅男~

境外第一站,去泰国或者印度吧,去泰国的理由是,听说那里潮州人很多想去围观一下,还有《初三大四》里面的海景;去印度的理由是,咖喱到底是什么味道的?如果能参观到印度的硅谷Bangalore1就更好了~

写完这么多废话,总能让自己心情愉快些,感谢老妈刚才被我发了一顿脾气还安慰我,也感谢我还能维持着75%的运行,毕竟,生活总至少会有25%的不圆满,何况只是一次路考挂掉(其实是两次,现场补考了一次)。

All is well – 3 idiots.

PS. 今天得知D1公司年会地点选择丽江,真是有点令人期待呀,希望别跟路考补考重叠了才是,哈哈~
PS2. 沮丧的话说过也就算了,不能当真,生活还在继续,偶依然会锻炼自己的胸襟和海纳百川的容量笑对生活。-2012.6.14

  1. Bangalore is well known as a hub for India’s information technology sector. []

Happy Birthday~ 5

8月21日是我生日,也就是昨天,现在要静下心来写东西发现似乎是比较困难的事情了,只好回头看看往年自己都写了什么,却也是发现物是人非了。有些值得去回味,而有些,忘却。

这个博客里第一篇关于自己生日的博文是2006年8月21日。

那个时候刚进爱因森学院,大一新生,在昆明陆军学院进行军训,手上用着贱人蔡送给我的moto c381,人生首部手机,从高中的时候用到当时。那会儿最大的遗憾就是这个手机没法拍照,而高三时马林同学手持的好像是N记6220的机器。基本上,我对别人的羡慕都是建立在数码产品上的,所以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手机了。

于是,当时恰巧开通了GPRS的我,在生日那天就很骚包地用WAP发了篇博文《今天我生日》,我记得当时还收到了猫猫给我发生日祝福的彩信,那个生日很平淡,在大家都还彼此陌生的时候,我也不能指望一直低调的我会引起什么关注。

晚上睡的是军校腾出来的旧食堂,所有人都是从学校自带的被铺,而部队给每个人的床位配了一块棕榄床垫直接睡地上,那么大的空间那么多的人,空气中浑浊地夹杂着香烟汗臭脚臭还有咿咿呀呀的蚊子苍蝇。当时10天,部队不允许我们洗澡,于是唯一一次的沐浴是饭后天黑时大家悄悄跑到洗漱间冲冷水澡~ 记得那会儿吃饭就跟打仗一样,好像每次提供的饭菜都是会差那么一点点让手脚慢的吃不饱,于是会有很多人,负责打饭的那种,拿着一个不锈钢的脸盆冲到大饭盆旁边像恶鬼一样拼命往脸盆里面装米饭~

当时曾答应BS会写一些军训时的见闻,可惜那种感觉在深山老林的小区里面因为难得上网一次而渐渐消磨殆尽,于是,那个记录的小本子还在,却想不起上面记的到底是什么了。

这个时候,距离认识我的Ms. Right还有一年零两个月时间。 Continue reading

Miss回家过年 2

恩,Miss回家过年了,但是今年的我没有计划了。
春节的我也不知道何去何从,但是今年一年没有帮到家里有任何改善,我很愧疚,也不知道要回去干嘛,也不好意思回去了,虽然老妈并没有要求什么,但是还是觉得自己不够挣气。

Miss其实是在我强行挽留下,才会在元旦她二哥婚后没几天就回来的,其实我都是知道的,她很留恋景洪那种衣食无虞和熟悉的乡土,现在的她总在我和景洪之间徘徊。记得刚刚从景洪回来那会儿,她总在提出她想考公务员,景洪的公务员,她想要回去工作,她想要一份好找的轻松的工作,她希望在景洪那些人际关系能帮她找到满意的工作。

我呢?回答她的是苍白的无力:大城市有更多的机会,你都出来见过了,你甘心就这么回去么?
也许,她是甘心的,但是我不可能。

我知道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为了未来抉择的时候了,我也没有给她太多的压力,她也总想试探我的态度,我也一直都在回答她:等我买得起房子了,我也许会考虑回去景洪找一份养老的工作,但是,现在,不行。因为一开始她说过了,要有房子才肯结婚,我不怪她的现实,女孩子都需要的安全感,但是我不想为此背负上二三十年的债务。我给了她安全感,那我的安全感呢?寄托于没有偿清的房子?不可能。我从北京退回昆明,我很不甘心,也很没办法,但不可能让我再做一次倒退。

Miss的博客半年前更新的Flash都是我帮忙弄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接受这么一个能互相沟通的办法,她喜欢在另外一个我没有权限的QQ上写着什么。于是,从昨天她回家过年开始,我突然决定以她的视角在她的博客写东西,她不写,那好吧,我写。

从我了解她的点点滴滴,然后结合每天电话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一篇博文的诞生就是这么来的。目前写了两篇了,我不确定她是否是这么想的,如果节后她还选择回来昆明,那么我会告诉她并且让她自己重新写,如果不回来,那关掉就是了。

不是我否定我们之间的感情,而是我知道,她终于也要毕业了,终于也要摇摆了,也要选择一些放弃一些的,其实我觉得她要是能放弃我,也许更能过上她想要的生活。我们之间的很多观念都是冲突的,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她是认可了还只是表面的认可,她也不再常常因为彼此之间的见解不同而争吵了,但是我知道,其实她心里并没有如表面那么坚定,也一直在选择和摇摆。

好吧,我知道,这个春节,我和她总会需要失去一些什么,那就拭目以待吧。我想说的是,我很迷茫,也很不解,甚至无解,那就顺其自然看看吧。其实我很迷惑,为什么人一从学校毕业,心态就不同了,而为什么我还是以那种未毕业的心态去经营我的感情,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强求的,那就不强求吧该失去的它总要失去的,不该失去的也不定什么时候就失去了,天知道每天走在马路上会发生些什么,也许一个急刹车的声音就一了白了了。其实,我每天都做好了准备,只是有太多的放不下确保我每一步路都是稳重而谨慎的。

Btw,苹果真的不错,有预算的可以考虑,不会后悔的,游戏帝除外⋯⋯

Miss http://ms16.in

你的天花,我的地板 1

常常一个人在家,一周的七天,有五天的孤独,
我希望,也喜欢她的存在,就像我们之间的那些纷扰让人无法抗拒,

常常一个人在想,地板下的天花,住着怎样的人家,
而相距42.1公里之外的你的一楼宿舍,又正在发生着怎样的春色满园,
此时的我,相距42.1公里之外的你的22楼,正在孤独地寂寞着。

在相互拥有782天的我们之间,是否也曾有貌合神离的时候。

萧瑟的冬天来临时,我又再一次想起几米的「向左走·向右走」,
北风在夜里的窗边呼啸,
一个人躺在床上,似乎睡着,似乎醒着,似乎依然在对你念叨着,

他的左边,她的右边,
他们在彼此的生命中出现,不期而遇,不告而别,却也彼此思念着,
你的天花,我的地板,
我们在彼此的生命中出现,彼此熟悉,彼此感恩,却也相互纷扰着,

也许这让我明白了为什么有人喜欢闪婚,
也许他们害怕在彼此熟悉的时候失去,或是在彼此熟悉的过程渐渐失去爱情和耐心,
于是他们需要一个承诺,一个不能轻易反悔的承诺。

782天,让我想起了毛先生他们七年的爱情长跑,

七年之痒,
在我们搬离的那一段时候,似乎他们正承受着分离的煎熬,
于是,毛先生去了杭州,李小姐依然在昆明,
他们天各一方,李小姐总是让毛先生无所适从,
于是,我和毛先生念叨着,回来就好了,在身边就好了。

心理学上说,21天能让人养成一个习惯,
我们的782天便是37.238个习惯,而毛先生则有121.666无限接近121.667个习惯,
我不知道自己计算这些数字是为了说明什么,
也许,从第22天开始,我们就像肯德基广告的那样,骨肉相连,外焦里嫩,

昨天看了「Lilei和Han Meimei的故事」,
似乎故事也执意地再次验证了那句话,陪你走到最后的终究只有一个人,
也许年少轻狂过,也许放荡不羁过,也许迷茫无知过,也许……
到最后却也只是剩下你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唉。

写到这里,我也不太明白到底想写些什么了,
那就这样吧,

致毛先生和李小姐,
其实,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爱情是什么,
但是我会一直固执的认为,能陪我到老的,只有一个人,无论这个世界怎么变幻,只有一个人,
我能陪她到老便是能陪我到老的的那个人,痴狂过,无悔过,日子依然还在过。

也许现在我们需要房子,很大的房子,
也许现在我们需要车子,很贵的车子,
别人有的,我们都想要,那别人拥有的貌合神离,我们也要么?

不过我想,会好的。
如果能欺骗自己21天,那么第22天,就是真实的生活了,你都习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吧。

最后,
祝福黑龙江鹤岗的蔡明(大姐):漂亮的新娘子新婚快乐!
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是好歹在黑龙江那段岁月一起奋战过翻译老外邮件这种高级鸟事儿~

最最后,
我的漂亮的宝贝新娘子,你不会老去的,至少在我心里是这般。^o^
因为有你,昆明如此美丽。

The End.

改过,自新 0

改过,恩,该改过了,

按照M的说法,我口才太好了,
总是能找到很多理由借口条件去跟她抗争,
M又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借口和条件来批斗我,

我想我们不可避免的在分裂了,

M认为,我所有一切不理她的,都是借口。

其实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根本也不可能是,
只是我散漫惯了,需要比较多的空间,
而你对于感情却是喜欢没有一丁点缝隙的,一体的,无暇的,

我被勒地太紧了,喘不过气来,

记得昨天说的么,
你说你感动了,那个同学。
我也有让你感动的时刻,你怎么不想想,
你告诉我,最近没有,夸过去的?

我崩溃了,

原来我们的过去是一片空白,枉我打算将那个难忘的五一整理出来,
看来是不必了,因为那未曾发生,只是我的理由借口和条件,

回想当初的雀跃,我心寒得很,原来你的回忆是用来遗忘的,

有几个人有那个决心,
几个小时的飞机跨过一个中国来到你的面前,只为那短短的三天,
是,肯定有人,
但对我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但,那是过去了,空白的,
不提了。

刚才又看了一遍『破事儿』的大头阿慧,
真正在里面看出了什么是真正的物是人非了,虽然只是电影,

物是人非,
搜狗拼音告诉我,那应该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是的,快休了,我想起『不能说的秘密』那最后一个音,

当手指轻轻按下,时空变换,来到你最爱的面前,或者,消失。

我在过生活,你需要爱情,
我在过平淡爱情的生活,你需要几十条短信的浪漫爱情,

我想我们之间,是无法跨越的校园和社会的鸿沟,
我该消失了,对吧?

你还会不会选择我? 2

……
一对夫妻,走过那德国市长说的婚姻期限。
时间到了!两个人说好:我们在初认识的地方再一次约会,你可以来或不来,我也可以作我自己的选择。我们都有自由、都没压力……。
……

……
那远远走来……摇摇摆摆……熟悉的……已经苍老……却让我一眼就认出的……不是他吗?他,居然还是选择了我。我这么怨他、恨他、想一走了之,居然也还是选择了他。怎想到几十年之后,我们明明都可以走,但还是回来了。怎想到老了老了,还能再一次约会、再一次悸动、再一次惊喜、再一次惊艳!
……

多年以后,
你是否还会像今天一样没有后悔选择了我,
我是否还会像今天一样没有后悔选择了你,

我们都在长大,
法律的年限之于你依然是个孩子,
也许,
等到见了世面了,“长大”了,也就离散了….

我,
依然不会停止脚下的旅行,
也许仅是失去一个归宿,继续漫步,
也许只是增添一处禁地,踌躇绕路,
继续我的路….
go on my way….

然,与你结伴,我愿意,: )

Miss Sophie,抽了[二] 0

很荣幸,我知道,就像骑士被尊敬的女王授予了勋章一样的荣耀。

离开的日子很久之前,我很幸运地为一位女士,是的,是一位Lady,起了一个英文名,
是的,聪明的你也许知道了,是的,就是亲爱的Miss Sophie,我为此感到十分的荣幸,并且十分的高兴,
当然,如果我知道后面的日子,我想,那是更令人感到无比激动的时候。

虽然我很笨,笨到不知道被邀请起一个英文名是否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但是我知道,我的公主,是的,是公主,不是女王,是我的公主,Miss Sophie,将会像童话故事一样,
公主和王子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别担心,我绝对不是那个骑着白马的家伙,知道么,那是唐僧,
所以,我将就一下,就将就一下做那只等待公主的吻的青蛙,好么?我的公主,我的Sophie~

是的,公主和王子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不过,公主依然在等待,王子在充满荆棘的路上蹦跶着,毕竟跳跃前进不是那么容易的,

公主,记得你的体育课么?蛙跳是不是会累得半死呢?
所以,我正在来的路上,请公主等待,等待等待你的吻的青蛙蹦跶着来到你的面前抬起那双充满期待的死鱼眼,好吗?我的公主,我的Sohpie~

王子是谁呢?
是的,Sophie公主,王子呢?青蛙王子么?或者Prince Frog?哦!不,故事可不是这样的。

在变成青蛙之前,王子是一个叫C的小P孩,是的,叫C,为什么不是A? 或者B? 或者 Alexander?
当然不是,王子怎么会是“山大”呢,那是熊,知道么,熊,站在你的面前,就是“山大”了~

我们的王子,很平凡,

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很平凡,平凡的擦个鼻涕到某人身上,第二天就找不到了,有一张很明星的大众脸,还有一个很大众的明星身高,所以,是一个很平凡的人。那个时候,他还是他的C。

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很平凡,平凡到老师叫名字的时候,用的是“那个谁,过来一下,你是谁?哪来的?”
王子说“哦,老师对不起,进错班啦….”那个时候,他还是他的C。

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很平凡,平凡到那个贵族学校的加拿大外教把一堆的英文名字写在黑板上像白菜一样指着说:“同学们,来挑一个….” 我们的王子呢?他没动静呢,发呆了,
外教说了“那个谁,过来一下,你是谁?哪来的?”
王子说“哦,老师对不起,进错班啦….”
准备离开了,身后的外教激动地说,回来,你地回来地,我地意思是“What your name? Come here, What your name? Where are you from?”
王子傻了,

其实王子本来就傻,从那个现在已经破产了的贵族学校出来到高考,英文就没有及格过的,偶尔的超脱,还是老师于心不忍的照顾,唉….当然,都是后话了。

外教又操着蹩脚的国语说,你地,挑一个地,挑一个喜欢的,王子又傻了,挑啥呢?又不能吃又看不懂,怎么挑了?心想,这个老外傻了。
哦!别忘了,王子是个读书人,读书人反应那是相当快了,都快到能打掉门牙呢!所以,傻乎乎的王子指着中间靠右边的一个单词“Benny”就下毒手了,准备擦掉,把外教激动地叫了一声“Benny你可以下去了!”

啊?笨你?啥意思?回头看,外教直勾勾盯着我们的王子,嘴角挂着一丝亮晶晶的东西….哦,不,那是幻觉,王子自己的幻觉,事实上外教一本正经地说,笨你,选好了就下去,下一位同学~

好的,从现在开始,我们的王子就是”笨你“了,哦,不,是“Benny”,是的,Sophie的王子:Benny。

于是,像大多数的童话故事一样,公主和王子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
其实,Sophie公主和Benny王子也说他们是这么想的。

后来,是的,还有后来,
Benny王子对自己的名字不自信了,决定更名,Peter,“比得”,多好呀~ 说明我们的王子“比得”。

可是,“比得”后来又让王子不满意了,因为来自HK的一部电影,“比得”同志是一个相当BT的杀人狂。
于是,我们的“比德”王子又打回原形成为“笨你”王子了,这个时候,Sophie公主还出现。

可是,我们的公主,Sophie公主是怎么出现的呢?这还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

是的,
很久很久以前,恩,对的,的确是Long long ago,在一个很小的很偏僻的连EMS都没有到过的小村庄….

[待续,睡觉咯….亲吻我亲爱的Sophie公主]

women’s shop 13

很不容易,去哈尔滨的大街上转悠了一下,
是找印刷厂,
上头下来的做报纸的任务,解决了,要取样品,然后交付印刷,

在一条不宽敞的路上,我看到这么一家店,
women’s shop, 我们的店

women, 我们,’s, 的,shop, 店
觉得跟宝贝之间,是不是该留点什么,以便缅怀,在将来。

突然觉得想写点什么,
发现下键盘的时候,又忘了点什么,

算了,权当纪念了好了,知道曾经有这么个念头。

最近缺少了许多的诗情画意和鸟语花香,
工作啊,麻木地麻木了,据说薪水可能要涨了。

最近挺好,
就是宝贝老嚷嚷什么时候回来,真是头疼的家伙呢….
还好了,
有这么个家伙天天跟你嚷嚷也是一种幸福呢,小幸福, : )

宝贝总是抱怨我在75%上极少提到她,
好吧,
要提的,肯定是要提的,为什么不提呢?
为什么一直不提呢?我也不知道咯~

好吧好吧,就提一下吧,

我的宝贝,绰号Mouse,
小巧可爱没有主见,爱哭爱笑情绪易变。
是个黏人的小家伙,
最近的口头禅是:“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回来回来!

真是拿小孩子没办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