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昆明

贰零壹叁·始 2

按照习惯,写博客的都喜欢在新年来一段,总结过去展望未来规划当下的豪言壮语,好吧,我或多或少也算是个Blogger吧,那就写一个好了,至少,玛雅人的世界末日过了,我依然活着,仍然还有工作、养得起这个博客的VPS,交得起宽带费,深夜混迹于网络。

近两年混迹微博中毒太深,现在要静下心来写上个千把字都显得心情是飘忽的,特意按了F11让Chrome全屏,希望能一口气写完吧,想起写这么一篇,实际上是因为今天新结识了名为“杜小白”的Blogger,谈起关于另一个博客的长久没有更新,实在是显得太过于散漫,交换了一些观点,发现实际上现在博客仍然保持高频度更新的已然不多,大家也就是做些除草的工作,保持依然活着就是了。

这是一个心情动荡的年份,至少在我坐着晃晃悠悠的长途卧铺大巴从老家回到昆明的时候,我没想到自己在接下来的这一年会发生这许多的事情,有工作,有感情,也有亲情,虽然看起来没有太多的东西,但是沮丧的心情至少伴随了半年,甚至连Sophy也说我变了,虽然我觉得那仅仅是因为身份的改变而产生的异同认知,但想想,何尝不是变了呢,比如这会儿我就想打开微博刷一下看看,但是想想,又何必呢,对吧。

2012年,感情。

过完春节的假期回家,第一件事情,甚至现在依然在深深影响我的,是她搬出去了,在之前她的多次要求之下,这次终于付诸行动,找了房子,搬了出去。我百思不得其解,我说服不了自己,一直在原地转圈,像猫追着自己的尾巴一样,一直在转圈,对于她的冷淡和无法令人信服的说辞,原本缺乏安全感的我只剩自己的胡思乱想……呃,突然想到,这些事情还是不详述了。

事情发生至今,我也渐渐想开了,人各有志,但是你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如果还要退回去,那其实很多事情不是你想退就能退的,也许各种微博传播的好男人就是『Stand here, waiting for you』,但是,不是always here,不是每个人都会2B到觉得那些玩意儿就是对的,至少我不是,我没傻到看到随便传播的所谓好男人标准就照本宣科。

是的,掰着手指头算一下,截止到你搬出去那会儿,四年半了,我其实不明白是什么原因能让她义无反顾的离开并且觉得随时会等着她,后来我们的争论有提到,没有承诺,没有计划,没有结婚,是的,她以为,一切都没有,所以,她觉得一切都没有,其实,昨天就是个好日子来着。她有努力,这是我很对不起的地方,她有在努力,但是失望至极的我又如何做到前事不究就此略过,尝试过两次试图要恢复,但是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她总是认为这是因为别的人介入,实际上,这一直是你我的事情,没有别人,虽然你认为有。

其实我没变,变的只是我们之间的角色,之前你我之间,心里眼里只有你,甚至已悄悄跟老妈计划着五一带回家看看还可以赶在很NB的日子去登记,我对你没有什么隐瞒,我只是想保留一些惊喜,虽然平时我是有话直说……现在觉得我圆滑?城府深?就因为我说话多了很多委婉的介词和形容词么?其实我不指望你能明白即使是分开了我也不会在任何一方面伤害你,我本好意,但很多事情不会让我如愿的,有些事情,你要破坏掉,那就破坏吧,随你了,我不强求或者奢求了,我了解自己。

虽然后来曾对别的人有好感,可也如同我说的,那样的好感,仅限于好感,我没有想要如何。

2012年,工作。

二月份前同事H的离职,搅得我蠢蠢欲动,在下定决心九月份要走之后,干了一些比较乌龙的事情。

其实这是比较尴尬的事情,本想着,是铁了心要离开了,背着D2的师傅P,D2的领导Z和D1的上司Y,跟D1另一个部门的主管G接触并且讨论了相关的事宜,一直到G找Y要人,这事儿就脱离了我的预估,本想着跟G谈好以后,再跟Y谈,结果这事儿跟我自以为是的想法背离了,让上司Y很是尴尬和气愤,所幸的是,上司Y是个好人,在老弟要离开公司的请Y告别饭席上,Y不计前嫌帮我分析了现状和前景,希望我暂时不要想别的,以提升自己为重,再花点时间多学习。

于是,一场我以为已经板上钉钉的离职,就这样虎头蛇尾灰飞烟灭,后来在Y的帮助下,婉拒了G要人的要求,这事儿就过掉了。

感谢我的上司,杨东海,这是我要铭记的名字,工作这几年,他给予我很大的信任和帮助。
同时也感谢D2公司的师傅P,领导Z,在年中的时候,涨薪了,很意外的涨薪。

2012年,亲情。

跟我混了两年的老弟,终究是离开了,回到了他朝思暮想的广州,实际上……朝思暮想的目标不是广州,是某个姑娘而已……

八月份,老妈不小心摔了一跤,T2椎骨爆裂,回家探望了一趟,至今看来,也还一切都好,只是老人家年纪大了点,恢复起来比较慢,最近天气转冷觉得有点酸麻,还好吧。

老妹看来一切都还好,11月被老妈安排了一场相亲,最终不了了之,我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提出了并不强烈的反对意见,所幸的是,最终,他们全部都反对……

2012年,终。

10月份,应D2的要求,搬家了,从22楼搬到18楼,空间小了,但是更舒服了,太空旷的房子总让我会有莫名的恐慌情绪。

12月份,我签了一个三棒子的Galaxy Note II联通合约机,合约期三年,本想着,寄希望可以用这个来约束自己三年,不再冲动消费买些没用的,后来想想,三年,36个月,也许太过于漫长了,遂调整为两年,其实内心还是有在自嘲的,两年?坚持一年我管你叫哥……反正是自己叫自己,没事儿,不亏~ -_-|||

12月21日,正常上班,世界末日没有如期而至,一切如常,有轻微的过度消费自我毁灭倾向的我依然在几天后签了个牛2的合约机……

6月,按照自己对自己的承诺,涨薪的话就调整壹基金的月捐额度,4月份涨薪了,所以月捐调整为111,给RP攒点积分咯~

2013年。

写到这里,其实已经非常符合我一贯的作风,虎头蛇尾了……

工作上,番茄总是不断来怂恿我跳槽去嘉兴好了……这是个令人纠结的事情……这意味着,我从一个背井离乡要跑到另一个背井离乡,现状依然不会有什么改变。朋友Z老板依然欢迎我随时跳槽过去跟他一起合作搞点事情……呃,偶们不是穆斯林,不是搞那种事情……老妈同志一天就前途和钱途的问题叨叨絮絮的让人有点受不了了……

顺便提提2012年6月制订的中短期计划:

  1. 一年的出境游,大概给自己订了个路线,曼谷->清迈->巴厘岛->曼谷,时间大概是,春末夏初或者秋冬季?不过秋冬季的话,明显超过6月,超期了,尽量吧……希望不要因为泰囧的缘故泰国游客暴增就好……
  2. 两年内的乐器,买了两件玩意儿,爱尔兰锡笛和口琴,前者发现完全不是我能学会的……后者,籍着上学时留下的点点记忆和基础,勉强还能凑数的,希望能精进一点。
  3. 三个月内读完一个技术和非技术书籍并发布笔记……靠,WTF!我以为是一年来着?!……这个完全没有做到……

靠,靠自己果然靠不住……

不成,要改一下,1、2条继续保持,第3条关于读书的,改成两周一本,向朋友Z老板学习!但是既然自己靠不住,好吧,这样好了,谁要是看到俺这篇博文,并且有兴趣监督我的,请留言,两周一本书,不论是否为专业书籍(暂定页数300页内的非专业书籍,或者专业书籍两章),我会主动给汇报的,如果没完成,我请吃饭……如果不是昆明本地的,欠着……

好吧,其实对2013年没提出什么太多的展望,因为,很多事情还是活在当下的好,那么,就活在当下吧,希望明年的年记不会这么邋遢。

谢谢阅读。

婚礼 4

嗯,要说的『婚礼』不是我。顺便祝萌萌童鞋新婚快乐,没几个月就要当爸了,开心吧,哈哈~

今天晚上参加了大一时的班长Han的婚礼,他老婆WH我大一时就认识了,当时因为初到昆明对一切都好奇,进城常常借住在H同学家里,就在现在昆明世纪城金源大道旁边的村子里,那会儿是村子,现在都变成馆子了,那会儿世纪城还是荒无人烟的,每晚会亮起的等都稀稀拉拉的,末班公交21:00我总是多记了半个小时,记得有一次大半夜在路上瞎走,是错过了末班车打算游荡着通宵好了,从东风广场一直游荡到日新立交,都半夜一点了,突然觉得漫漫长夜实在难过,就打了个摩的去打扰H同学,在交通工具上的支出我总是显得吝啬了些,那是2006年。

记得他老婆W当时是在厦门读书来着,从H同学家走大概五分钟就能到W的家,好吧,实际上我是去修电脑的,跟我有关的事儿,总是跟电脑脱不了干系的,包括初恋Hxy童鞋,还有手机,不过读书那会儿穷,玩不起手机。

终于这多年修成正果了,不过偶跟旁边的 @行者levi 讨论表示,婚宴是个过场来着,顺便偶表达了个自己的想法,觉得以后结婚,在工作的城市,就请三五个朋友吃吃饭聊聊天就是了,至于老家就依着习俗来便是。总觉得两个人要生活到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用向这么多人昭示吧,喜糖送到便是了,以前想的是女孩子嘛,一辈子就一次,总要风光点,现在想想,风光又如何呢,辛酸自知……不过还是依着届时女方的意思便是了。

席间,也让我想起了知道的另外几段有意思的恋情,加一段新听来的,内容是从刚发的微博上转过来的,略有修整。

  1. 女方是我大学时大学语文课的老师Li,男方是当时隔壁班网2的学生,Li当了老师大概没几年就出来自己开店、然后……就结婚了,收到请帖的时候还很惊讶来着,两人相差五?六?岁,师生恋来着,不过都是当地人,应该比较会有共同语言,老师Li个子不高,看着比学生还像学生,读书时就特怀疑她能不能找到男朋友,哈哈,这会儿都当妈了。
  2. 这个婚礼没参加,因为没受邀,后来听说的……女方是我大一时的同班同学,男方是隔壁班网2的。大一时女孩子是有个男朋友的,是一个地方的一块儿来昆明念书,两人用着CDMA的情侣号,我记得两人手机都是京瓷同款的,一红一黑,挺如胶似漆地每个周末都进城相会……隔几年听说结婚了,不过新郎是隔壁班的小子。
  3. 这个是 @行者levi 童鞋说的,严格来说我忘了席间有没提婚否,说的是同班一个同学Z,当年大一时是个游戏迷,然后现在玩游戏玩出个女朋友,在河南,于是跑到河南去了,两口子,一个玩游戏经常打比赛冠军,一个操弄着几台电脑搞代练,levi说Z同学形象气质跟以前的不一样了,变成阳光潮男+阳光宅男了,倒是自己变成屌丝了,我们纷纷表示女同志的影响是无穷的~ :-D

嗯,觉得有点跑题了,近几年参见了好几次婚礼,已经对这些没啥感慨了,因为远离家乡,也不会有人在耳边向你念叨谁家怎样怎样,你怎样怎样,跟老妈的通话基本上对这些章节都是自动过滤掉了,倒是老人家之前很主动说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我连忙惊恐地坚决拒绝了,后来也不知道老人家是从哪个算命的那里算来的,说我今年不结,那就得28岁了,也好,乐得清静,跟老人家说28岁前就别跟我谈这个话题了,这个真要感谢算命的大仙了,哈哈 :-D

嗯,席间听说坐在对面的同学P已经结婚了,一直到宴席结束才知道,原来坐他旁边的同学Li就是他老婆,囧……

光阴如梭,眨眼就25岁了,还是依然一事无成,跟主管Yang的一番谈话让我重新给自己确立了一个目标,25岁,再花2年时间,要做出个样子来。记得20岁的时候,说过我1年内要月薪稳定过3K,然后跑到北京、哈尔滨、七台河,回到昆明,迟了几个月,调到D2目标达成,之后定了5K,总算有惊无险达到了,在5K之前定了30岁至少月薪1W,现在想想,换成28岁前月薪至少过W好了,至少现在算税前的话,已经比较接近咯~

好吧,散漫的我很少给自己定什么非达不可的目标,收入目标算是一个。D2,你认不认可我不重要,说不需要认可那是假的,不过依靠靠不住的东西明显是不靠谱的,你们是否要我作为你们的员工,也不重要,那是你们的事情,重要的是,我得让自己身价上涨,为此而努力。

至少,未来的婚礼,上面小到每一颗糖果每一支香烟都是我自己的努力挣来的,不用依靠父母,不用依靠别人,靠自己就好了。

九月六日晨,流水 0

嗯,对于有拖拉症的我来说,提起键盘来写这个二篇,完全是因为我现在时间,05:07,一个人在办公室,哦,不,一个人在办公楼很蛋疼的觉得刷微博是在没什么意思,于是决定写下片单二,估计能消耗一些时间吧……

嗯,先提名感谢一下,片单一留言的萌萌童鞋和微博留言的一号读者Stone童鞋。

嗯,觉得还是提些题外话好了,省得多年以后,如果有的话,回头来读这个,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为啥会大清早的待在办公室发呆。主要是这样的,俺最近在折腾换岗换部门的事情,新部门的BOSS G让俺跑一趟思茅(普洱)市去替换个忙了很久的同事回来,那么秉承着这个还未被正式征召所以要有所表现的契机,也就去了。

8月31日,周五晚上的夜班车,周六早上到达,跟同事Pang,嗯,这个多了个g,做了些交接,去客户那里看了现场环境,然后那家伙下午三点就跑路了,之后我就这么折腾着。

一直到昨天,9月5日,同事Du来换我,因为在D2公司这边,按照两个公司之间的合同约定只能请到3天的假期,当然,其实我也不是这么老实,主要是觉得请一周不划算,又不是去Nepal玩儿,对吧,Stone童鞋。于是下午依旧没吃晚饭,去车站买了19:30返昆的车票,又是夜班车……本来同事Pang说坐啥夜班车,又脏又臭的……偶只能表示同事Du 15点才抵达,这个时候,虽然有高快,但是到达的话是晚上九点十点,明显打车回家是非常不划算的,而且还要做些交接……

嗯,夜班车在两点半达到昆明南部客运站,秉承着,既然无聊就无聊到底的原则,我就步行到不远处的公司办公楼(花了50分钟)……然后就到现在……

刚去洗手间洗了个头回来,嗯,这篇一开始是叫《二〇一二·片单二》的,突然发现势头不对,改成了《九月六日晨,流水》,那就依着流水往下写好了。

好吧,偶喜欢的夜班车落了Pang同志的这个评价,真是伤心了,毕竟大白天的美好时光用来坐车实在是浪费,晚上么在哪儿睡也是睡,不过被这么一说,也确实在车上敏感地发现铺位确实又脏又臭,也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在车上折腾了好长时间,还遇到了两拨查证的,严重影响了睡眠质量……插播,05:45,突然想到,要是有张车,这会儿我都可以去西山看日出来着,继续……嗯,人总是在无意中会忽略很多东西,而一经提醒又会无比关注,这就是蛋疼,所以多年以来,偶第一次在卧铺车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个多年,可以追溯到1998年初到云南。

突然不知道要写什么了,那就先这样罢了,片单二的事儿,再议。

执手相看泪眼 10

今天闹腾到凌晨两点,终于是结束了。

DCS公司有文体节的传统,而我是第三次被迫参加节目演出了,其实我也不愿意,只是性格上对于拂逆领导的意思在没有触及原则的情况下,也就将就了。演出完后,部门的演出人员去夜宵,我突然有一种壮士断腕般的气概,来酒就喝一点不废话。

其实我一直都是有酒精过敏的症状,记得在昆明有两次部门间的应酬,领导是拿言语来激我,实在气不过了,也觉得每次都叽叽歪歪躲酒是在太不够爷们,我便是拎着酒瓶子上场,一直喝到脸色发紫、耳鸣、脑压过高,也许是看出情况不对,领导及时制止我,当时我唯一想到的是,再喝两杯必须是休克了。

今天的夜宵,也总有人觉得年轻的小伙子就必须应该喝酒,成,既然壮士断腕了,指不定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来电站现场,我也不怕了,喝,几番下来,心跳一下子就到了140附近,结果身边的同事不信我说的,一号脉,居然主动劝我别喝,这真是稀罕的情景。

夜宵席间,突然想起周一接到的云南造血干细胞库中心的电话,通知我说有人配型合适,问我是否还愿意捐赠,接到电话时正在带着新同事去电站大坝附近踩点熟悉地方,那会儿也不是很清楚参与捐赠会给自己带来些什么影响,中心的工作人员给我解释了一番,加上之后的一番搜索了解,于是就拿出手机回复了一条短信,说:我同意捐赠。我相信好人是会有好报的,也许还能救人一命,这是功德无量的事情。不管红十字会有多黑,至少,那个需要的人不会卡在我这里,因为我的原因而得不到救助。

其实,离职的想法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之所以一直在挣扎,毕竟是三年的地方,为了它我几乎展现了我所能表现的能力,除了P图,目前还没有啥工作完成不了的,就是这样一个我为之尽心尽力的地方,虽然它确实待我不厚。也许,我们还有一次谈判的机会,待回到昆明,再争取最后一次的机会,如果不成功便成仁吧,人总是不能固步自封的。

听着陈升的《把悲伤留给自己》,想着曾看过的一段奶茶刘若英为陈升献歌的视频,我想起了一句话: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晃眼半年 2

终于是憋不住想说点什么了。

之前是因为工作上的不顺心,除了偶尔在微博上的寥寥几字打发自己,实在是无法组织起一点像样的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愤愤不平。一定程度上是想让自己的那些烦恼随风而去,而不是记录成为文字白纸黑字就此留下,但事实上有些问题却是如添过酵母般的不断发酵而更加醇厚。

最近一直在忙两件事,工作上的就不说了,永远是做不完的。

一件是面试,因公开了在智联招聘上的个人简历页面,其实也是受了同事找工作的带动,觉得应该完善一下自己的简历,同时将其设置为完全公开。而公开简历这件事情给我带来了三次面试机会。有三家公司主动找到我要求面试,一家置业公司、一家培训机构以及一家软件公司。

实际上我这么做是有目的的,首先我不急于更换一份新的工作,所以仅仅是开放简历而不是主动投递;其次是目前的工作对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可以期望的发展空间,这个企业的信息架构也就是这样了,高层不重视,一个100多个正式工、300多个工作人员的企业,居然只有4个人负责信息化,而且其中两个是临时工,我是其一;再者是作为外派的工程师在工作中的归属感及认同感非常极其之差,外派目的地公司对我们的态度就是:你们是外人,外派归属公司对我们的态度就是:你们派出去了跟公司关系不大。

所以,我需要换一个环境让自己进步,或者,他们收编我,这就是我这么做的诉求。

置业公司是深圳的,在昆明有分公司,看了一下,规模不错的,办公环境挺好,在春城路的东航投资大厦,不过他们的意向只是需要一名普通的网管,处理一些杂事,个人判断信息化方面应该是总公司统一规划实施,不需要这边的人插手什么具体的事务。

培训机构是北京/重庆的,他们招聘人的原因是要在昆明开设分公司,主要业务是计算机方面的培训,他们招聘意向是搞运维的人员,同时兼管系统运维及网络运维,但是工资较低,2K多,无考核无绩效,工作上的优势就是:一是可以换岗,就是更换到其他分公司上班;二是可以成为昆明分公司的元老。

软件公司,坦白说就是用友云南,他们招聘的岗位是技术顾问,职责呢,跟上面的培训机构差不多,也是负责分公司的网络运维和终端维护,不过有串岗的机会,可以客串售前、售后工程师,顺带给软件项目提供硬件方案,还可以出差,同时也有换岗的机会可以跳去做实施。

我特别倾心于用友云南,不过有一个很大的问题,我的最高有效文凭是高中,而且还无法出示高中毕业证(历史遗留问题)。这个也只能悔恨自己的懒惰,看着那一页页的专科、本科的学历要求,我只能表示无语凝噎,谁让我天真的以为只要我肯努力,是有机会留在这里的。

另外一件事其实跟这个也差不多,是在考虑自己的去留问题,如果用友应聘上了(虽然个人觉得希望不大,毕竟简历还需要用友总公司审核),是以此为资本去谈判呢,还是直接离开。 Continue reading

Happy Birthday~ 5

8月21日是我生日,也就是昨天,现在要静下心来写东西发现似乎是比较困难的事情了,只好回头看看往年自己都写了什么,却也是发现物是人非了。有些值得去回味,而有些,忘却。

这个博客里第一篇关于自己生日的博文是2006年8月21日。

那个时候刚进爱因森学院,大一新生,在昆明陆军学院进行军训,手上用着贱人蔡送给我的moto c381,人生首部手机,从高中的时候用到当时。那会儿最大的遗憾就是这个手机没法拍照,而高三时马林同学手持的好像是N记6220的机器。基本上,我对别人的羡慕都是建立在数码产品上的,所以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手机了。

于是,当时恰巧开通了GPRS的我,在生日那天就很骚包地用WAP发了篇博文《今天我生日》,我记得当时还收到了猫猫给我发生日祝福的彩信,那个生日很平淡,在大家都还彼此陌生的时候,我也不能指望一直低调的我会引起什么关注。

晚上睡的是军校腾出来的旧食堂,所有人都是从学校自带的被铺,而部队给每个人的床位配了一块棕榄床垫直接睡地上,那么大的空间那么多的人,空气中浑浊地夹杂着香烟汗臭脚臭还有咿咿呀呀的蚊子苍蝇。当时10天,部队不允许我们洗澡,于是唯一一次的沐浴是饭后天黑时大家悄悄跑到洗漱间冲冷水澡~ 记得那会儿吃饭就跟打仗一样,好像每次提供的饭菜都是会差那么一点点让手脚慢的吃不饱,于是会有很多人,负责打饭的那种,拿着一个不锈钢的脸盆冲到大饭盆旁边像恶鬼一样拼命往脸盆里面装米饭~

当时曾答应BS会写一些军训时的见闻,可惜那种感觉在深山老林的小区里面因为难得上网一次而渐渐消磨殆尽,于是,那个记录的小本子还在,却想不起上面记的到底是什么了。

这个时候,距离认识我的Ms. Right还有一年零两个月时间。 Continue reading

归来·去 4

终于结束了长达两个月共计61天的出差行程,原本是提前10天的归程,可惜还是那句老话的应验,终究因为没有人轮换就就此等待,于是乎10天也就在那么个无意间流逝而过,等幡然醒悟的时候,原来周一就可以回去了。于是,26日,昆明,我回来了。

刚刚将QQ的签名改为1st station, JH.,严格说来我这个准准准背包族的第一站应该是出差的电站了,但是,我还是刻意去忽略那个不算旅程的旅程,而五一短假,我真正的第一站旅行总算是开始了。

回想2008年在哈尔滨的五一,我非常英勇地义无反顾地买了双程机票飞昆明,然后没几天就辞职,因此欠下的一屁股债的一部分~ 那是多么「美好」的回忆呀~

出差的前一天跟师父P一道去买了个Onepolar极地的50+10L #1365背囊(GG有恶意软件提示,请勿用IE访问),虽然事后发现我的装填量还是略超一些。而差不多0.6K的价格让我对自己不断地安慰着,要对自己狠一点要对自己狠一点,反正不是一次性用品反正不是一次性用品
不过自从穿着08年10月部门派发的VOIT篮球鞋然后一直到现在基本没坏的情况,我也开始对价格稍高的一些产品有了一定的信赖,然后消费理念变成了一分钱一分货,当然,前提是要自己能识货咯~ :mrgreen:

然后是,老弟从3.5来昆明,好不容易我回来了见了几天,结果还没带出去转转呢我自己又要开溜了,唉,老弟抱歉啦!回来后每个周末游一个昆明景点嘛~

计划5.3的下午归来,刚好可以赶上5.4上班第一天。
4月30日下午,景洪,我的第一趟旅行,我来了!

Miss回家过年 2

恩,Miss回家过年了,但是今年的我没有计划了。
春节的我也不知道何去何从,但是今年一年没有帮到家里有任何改善,我很愧疚,也不知道要回去干嘛,也不好意思回去了,虽然老妈并没有要求什么,但是还是觉得自己不够挣气。

Miss其实是在我强行挽留下,才会在元旦她二哥婚后没几天就回来的,其实我都是知道的,她很留恋景洪那种衣食无虞和熟悉的乡土,现在的她总在我和景洪之间徘徊。记得刚刚从景洪回来那会儿,她总在提出她想考公务员,景洪的公务员,她想要回去工作,她想要一份好找的轻松的工作,她希望在景洪那些人际关系能帮她找到满意的工作。

我呢?回答她的是苍白的无力:大城市有更多的机会,你都出来见过了,你甘心就这么回去么?
也许,她是甘心的,但是我不可能。

我知道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为了未来抉择的时候了,我也没有给她太多的压力,她也总想试探我的态度,我也一直都在回答她:等我买得起房子了,我也许会考虑回去景洪找一份养老的工作,但是,现在,不行。因为一开始她说过了,要有房子才肯结婚,我不怪她的现实,女孩子都需要的安全感,但是我不想为此背负上二三十年的债务。我给了她安全感,那我的安全感呢?寄托于没有偿清的房子?不可能。我从北京退回昆明,我很不甘心,也很没办法,但不可能让我再做一次倒退。

Miss的博客半年前更新的Flash都是我帮忙弄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接受这么一个能互相沟通的办法,她喜欢在另外一个我没有权限的QQ上写着什么。于是,从昨天她回家过年开始,我突然决定以她的视角在她的博客写东西,她不写,那好吧,我写。

从我了解她的点点滴滴,然后结合每天电话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一篇博文的诞生就是这么来的。目前写了两篇了,我不确定她是否是这么想的,如果节后她还选择回来昆明,那么我会告诉她并且让她自己重新写,如果不回来,那关掉就是了。

不是我否定我们之间的感情,而是我知道,她终于也要毕业了,终于也要摇摆了,也要选择一些放弃一些的,其实我觉得她要是能放弃我,也许更能过上她想要的生活。我们之间的很多观念都是冲突的,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她是认可了还只是表面的认可,她也不再常常因为彼此之间的见解不同而争吵了,但是我知道,其实她心里并没有如表面那么坚定,也一直在选择和摇摆。

好吧,我知道,这个春节,我和她总会需要失去一些什么,那就拭目以待吧。我想说的是,我很迷茫,也很不解,甚至无解,那就顺其自然看看吧。其实我很迷惑,为什么人一从学校毕业,心态就不同了,而为什么我还是以那种未毕业的心态去经营我的感情,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强求的,那就不强求吧该失去的它总要失去的,不该失去的也不定什么时候就失去了,天知道每天走在马路上会发生些什么,也许一个急刹车的声音就一了白了了。其实,我每天都做好了准备,只是有太多的放不下确保我每一步路都是稳重而谨慎的。

Btw,苹果真的不错,有预算的可以考虑,不会后悔的,游戏帝除外⋯⋯

Miss http://ms16.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