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未来

婚礼 4

嗯,要说的『婚礼』不是我。顺便祝萌萌童鞋新婚快乐,没几个月就要当爸了,开心吧,哈哈~

今天晚上参加了大一时的班长Han的婚礼,他老婆WH我大一时就认识了,当时因为初到昆明对一切都好奇,进城常常借住在H同学家里,就在现在昆明世纪城金源大道旁边的村子里,那会儿是村子,现在都变成馆子了,那会儿世纪城还是荒无人烟的,每晚会亮起的等都稀稀拉拉的,末班公交21:00我总是多记了半个小时,记得有一次大半夜在路上瞎走,是错过了末班车打算游荡着通宵好了,从东风广场一直游荡到日新立交,都半夜一点了,突然觉得漫漫长夜实在难过,就打了个摩的去打扰H同学,在交通工具上的支出我总是显得吝啬了些,那是2006年。

记得他老婆W当时是在厦门读书来着,从H同学家走大概五分钟就能到W的家,好吧,实际上我是去修电脑的,跟我有关的事儿,总是跟电脑脱不了干系的,包括初恋Hxy童鞋,还有手机,不过读书那会儿穷,玩不起手机。

终于这多年修成正果了,不过偶跟旁边的 @行者levi 讨论表示,婚宴是个过场来着,顺便偶表达了个自己的想法,觉得以后结婚,在工作的城市,就请三五个朋友吃吃饭聊聊天就是了,至于老家就依着习俗来便是。总觉得两个人要生活到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用向这么多人昭示吧,喜糖送到便是了,以前想的是女孩子嘛,一辈子就一次,总要风光点,现在想想,风光又如何呢,辛酸自知……不过还是依着届时女方的意思便是了。

席间,也让我想起了知道的另外几段有意思的恋情,加一段新听来的,内容是从刚发的微博上转过来的,略有修整。

  1. 女方是我大学时大学语文课的老师Li,男方是当时隔壁班网2的学生,Li当了老师大概没几年就出来自己开店、然后……就结婚了,收到请帖的时候还很惊讶来着,两人相差五?六?岁,师生恋来着,不过都是当地人,应该比较会有共同语言,老师Li个子不高,看着比学生还像学生,读书时就特怀疑她能不能找到男朋友,哈哈,这会儿都当妈了。
  2. 这个婚礼没参加,因为没受邀,后来听说的……女方是我大一时的同班同学,男方是隔壁班网2的。大一时女孩子是有个男朋友的,是一个地方的一块儿来昆明念书,两人用着CDMA的情侣号,我记得两人手机都是京瓷同款的,一红一黑,挺如胶似漆地每个周末都进城相会……隔几年听说结婚了,不过新郎是隔壁班的小子。
  3. 这个是 @行者levi 童鞋说的,严格来说我忘了席间有没提婚否,说的是同班一个同学Z,当年大一时是个游戏迷,然后现在玩游戏玩出个女朋友,在河南,于是跑到河南去了,两口子,一个玩游戏经常打比赛冠军,一个操弄着几台电脑搞代练,levi说Z同学形象气质跟以前的不一样了,变成阳光潮男+阳光宅男了,倒是自己变成屌丝了,我们纷纷表示女同志的影响是无穷的~ :-D

嗯,觉得有点跑题了,近几年参见了好几次婚礼,已经对这些没啥感慨了,因为远离家乡,也不会有人在耳边向你念叨谁家怎样怎样,你怎样怎样,跟老妈的通话基本上对这些章节都是自动过滤掉了,倒是老人家之前很主动说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我连忙惊恐地坚决拒绝了,后来也不知道老人家是从哪个算命的那里算来的,说我今年不结,那就得28岁了,也好,乐得清静,跟老人家说28岁前就别跟我谈这个话题了,这个真要感谢算命的大仙了,哈哈 :-D

嗯,席间听说坐在对面的同学P已经结婚了,一直到宴席结束才知道,原来坐他旁边的同学Li就是他老婆,囧……

光阴如梭,眨眼就25岁了,还是依然一事无成,跟主管Yang的一番谈话让我重新给自己确立了一个目标,25岁,再花2年时间,要做出个样子来。记得20岁的时候,说过我1年内要月薪稳定过3K,然后跑到北京、哈尔滨、七台河,回到昆明,迟了几个月,调到D2目标达成,之后定了5K,总算有惊无险达到了,在5K之前定了30岁至少月薪1W,现在想想,换成28岁前月薪至少过W好了,至少现在算税前的话,已经比较接近咯~

好吧,散漫的我很少给自己定什么非达不可的目标,收入目标算是一个。D2,你认不认可我不重要,说不需要认可那是假的,不过依靠靠不住的东西明显是不靠谱的,你们是否要我作为你们的员工,也不重要,那是你们的事情,重要的是,我得让自己身价上涨,为此而努力。

至少,未来的婚礼,上面小到每一颗糖果每一支香烟都是我自己的努力挣来的,不用依靠父母,不用依靠别人,靠自己就好了。

Happy Birthday~ 5

8月21日是我生日,也就是昨天,现在要静下心来写东西发现似乎是比较困难的事情了,只好回头看看往年自己都写了什么,却也是发现物是人非了。有些值得去回味,而有些,忘却。

这个博客里第一篇关于自己生日的博文是2006年8月21日。

那个时候刚进爱因森学院,大一新生,在昆明陆军学院进行军训,手上用着贱人蔡送给我的moto c381,人生首部手机,从高中的时候用到当时。那会儿最大的遗憾就是这个手机没法拍照,而高三时马林同学手持的好像是N记6220的机器。基本上,我对别人的羡慕都是建立在数码产品上的,所以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手机了。

于是,当时恰巧开通了GPRS的我,在生日那天就很骚包地用WAP发了篇博文《今天我生日》,我记得当时还收到了猫猫给我发生日祝福的彩信,那个生日很平淡,在大家都还彼此陌生的时候,我也不能指望一直低调的我会引起什么关注。

晚上睡的是军校腾出来的旧食堂,所有人都是从学校自带的被铺,而部队给每个人的床位配了一块棕榄床垫直接睡地上,那么大的空间那么多的人,空气中浑浊地夹杂着香烟汗臭脚臭还有咿咿呀呀的蚊子苍蝇。当时10天,部队不允许我们洗澡,于是唯一一次的沐浴是饭后天黑时大家悄悄跑到洗漱间冲冷水澡~ 记得那会儿吃饭就跟打仗一样,好像每次提供的饭菜都是会差那么一点点让手脚慢的吃不饱,于是会有很多人,负责打饭的那种,拿着一个不锈钢的脸盆冲到大饭盆旁边像恶鬼一样拼命往脸盆里面装米饭~

当时曾答应BS会写一些军训时的见闻,可惜那种感觉在深山老林的小区里面因为难得上网一次而渐渐消磨殆尽,于是,那个记录的小本子还在,却想不起上面记的到底是什么了。

这个时候,距离认识我的Ms. Right还有一年零两个月时间。 Continue reading

Miss回家过年 2

恩,Miss回家过年了,但是今年的我没有计划了。
春节的我也不知道何去何从,但是今年一年没有帮到家里有任何改善,我很愧疚,也不知道要回去干嘛,也不好意思回去了,虽然老妈并没有要求什么,但是还是觉得自己不够挣气。

Miss其实是在我强行挽留下,才会在元旦她二哥婚后没几天就回来的,其实我都是知道的,她很留恋景洪那种衣食无虞和熟悉的乡土,现在的她总在我和景洪之间徘徊。记得刚刚从景洪回来那会儿,她总在提出她想考公务员,景洪的公务员,她想要回去工作,她想要一份好找的轻松的工作,她希望在景洪那些人际关系能帮她找到满意的工作。

我呢?回答她的是苍白的无力:大城市有更多的机会,你都出来见过了,你甘心就这么回去么?
也许,她是甘心的,但是我不可能。

我知道现在两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为了未来抉择的时候了,我也没有给她太多的压力,她也总想试探我的态度,我也一直都在回答她:等我买得起房子了,我也许会考虑回去景洪找一份养老的工作,但是,现在,不行。因为一开始她说过了,要有房子才肯结婚,我不怪她的现实,女孩子都需要的安全感,但是我不想为此背负上二三十年的债务。我给了她安全感,那我的安全感呢?寄托于没有偿清的房子?不可能。我从北京退回昆明,我很不甘心,也很没办法,但不可能让我再做一次倒退。

Miss的博客半年前更新的Flash都是我帮忙弄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接受这么一个能互相沟通的办法,她喜欢在另外一个我没有权限的QQ上写着什么。于是,从昨天她回家过年开始,我突然决定以她的视角在她的博客写东西,她不写,那好吧,我写。

从我了解她的点点滴滴,然后结合每天电话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一篇博文的诞生就是这么来的。目前写了两篇了,我不确定她是否是这么想的,如果节后她还选择回来昆明,那么我会告诉她并且让她自己重新写,如果不回来,那关掉就是了。

不是我否定我们之间的感情,而是我知道,她终于也要毕业了,终于也要摇摆了,也要选择一些放弃一些的,其实我觉得她要是能放弃我,也许更能过上她想要的生活。我们之间的很多观念都是冲突的,我也不知道现在的她是认可了还只是表面的认可,她也不再常常因为彼此之间的见解不同而争吵了,但是我知道,其实她心里并没有如表面那么坚定,也一直在选择和摇摆。

好吧,我知道,这个春节,我和她总会需要失去一些什么,那就拭目以待吧。我想说的是,我很迷茫,也很不解,甚至无解,那就顺其自然看看吧。其实我很迷惑,为什么人一从学校毕业,心态就不同了,而为什么我还是以那种未毕业的心态去经营我的感情,我知道,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强求的,那就不强求吧该失去的它总要失去的,不该失去的也不定什么时候就失去了,天知道每天走在马路上会发生些什么,也许一个急刹车的声音就一了白了了。其实,我每天都做好了准备,只是有太多的放不下确保我每一步路都是稳重而谨慎的。

Btw,苹果真的不错,有预算的可以考虑,不会后悔的,游戏帝除外⋯⋯

Miss http://ms16.in

最好的未来 0

我是个比较没有未来的人,基本上规划是不完整不齐全的,
不过,
也就觉得,未来吧,迟早会变成过去,
所以,
我很有过去, :-D

七台河听收音的时候(感谢我的2626),
听到一首歌,刚好记住了一句歌词,就百度了一下,
就发现这首歌,是奥迪”童梦圆”公益之旅的主题曲,大家听听,我很喜欢开头的童声部分~

歌曲:最好的未来
歌手:刘若英
作曲.编曲:张亚东填词:崔恕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