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爱因森

Happy Birthday~ 5

8月21日是我生日,也就是昨天,现在要静下心来写东西发现似乎是比较困难的事情了,只好回头看看往年自己都写了什么,却也是发现物是人非了。有些值得去回味,而有些,忘却。

这个博客里第一篇关于自己生日的博文是2006年8月21日。

那个时候刚进爱因森学院,大一新生,在昆明陆军学院进行军训,手上用着贱人蔡送给我的moto c381,人生首部手机,从高中的时候用到当时。那会儿最大的遗憾就是这个手机没法拍照,而高三时马林同学手持的好像是N记6220的机器。基本上,我对别人的羡慕都是建立在数码产品上的,所以时至今日我也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手机了。

于是,当时恰巧开通了GPRS的我,在生日那天就很骚包地用WAP发了篇博文《今天我生日》,我记得当时还收到了猫猫给我发生日祝福的彩信,那个生日很平淡,在大家都还彼此陌生的时候,我也不能指望一直低调的我会引起什么关注。

晚上睡的是军校腾出来的旧食堂,所有人都是从学校自带的被铺,而部队给每个人的床位配了一块棕榄床垫直接睡地上,那么大的空间那么多的人,空气中浑浊地夹杂着香烟汗臭脚臭还有咿咿呀呀的蚊子苍蝇。当时10天,部队不允许我们洗澡,于是唯一一次的沐浴是饭后天黑时大家悄悄跑到洗漱间冲冷水澡~ 记得那会儿吃饭就跟打仗一样,好像每次提供的饭菜都是会差那么一点点让手脚慢的吃不饱,于是会有很多人,负责打饭的那种,拿着一个不锈钢的脸盆冲到大饭盆旁边像恶鬼一样拼命往脸盆里面装米饭~

当时曾答应BS会写一些军训时的见闻,可惜那种感觉在深山老林的小区里面因为难得上网一次而渐渐消磨殆尽,于是,那个记录的小本子还在,却想不起上面记的到底是什么了。

这个时候,距离认识我的Ms. Right还有一年零两个月时间。 Continue reading

延迟一下 17

由于XX种原因,导致招生老师没有订到票,
所以明天早上9点出发到思茅转包车再到昆明,学校报销车票了~

学费¥6.3K ~

好好睡觉去了,我极度怕晕车的 ~

—————————————我更新啦!—————————————
Update: Aug 15th, 2006
我还是吐了,而且很严重,就剩下胃酸了 ~ NND的痛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