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表弟

那些石头路,那个小院子 20

标题
九月一日,我看到了一些F的同学在丽江拍摄的照片,
弯曲的巷子、石头的街道、四方的院落,彷佛一个不小心跌进了曾经小时的回忆,
于是,我想起了那些石头路,那个小院子。

那些石头路,那个小院子
恍觉自己总是生活在回忆里,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的回忆。

小时,正是记忆初见雏形时而模糊的时候,搬家了,
从那个发大水的时候能把桥淹掉的村子搬到了最近的城市,还未出落成一个农村娃的农村娃,变成了城市里的小孩,变成了那会儿很流行的小马甲小西装的城市小孩儿,
当时的心情早已经是无法明了的,而记忆,同样是模糊不堪,只能从大人怀旧的只言片语中与脑中的一片模糊构造小时的记忆,虽然已经无法记起是否确实哪样,但总难免用成熟的我为那会儿的幼稚诡辩。

还记得,刚到城市的我们,住在人民广场后面的一条普通巷子里,石头铺就的小巷子,一眼望去便是延绵不绝的墙,白花花的墙,一晃眼兴许就迷路了,
小时的我总是望不到边,只能傻傻的站在巷口数第几个门是自己家,然后狂奔,像野孩子那样狂奔,冲进家里,去做一些现在已不明了的事。

四方的院落,开着两个巷子的门,左边一个、右边一个,玩捉迷藏的时候总是搞不清楚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中间的天井,有一口砌了井沿的水井,记得那时虽然通了自来水,但老妈还是会去井里打水,或做饭或洗衣,

金银花
天井旁边的墙,不知道为什么生长了一棵金银花,顺着墙,爬呀爬,爬呀爬,一直爬到墙沿上,夏天的时候总是绿油油的,点缀着一些白色的花,广东人一直时兴喝凉茶的,所以老妈总是搭个竹梯子,也顺着墙爬上去,每次都是摘下一大捧的金银花,然后煮成凉茶喝,乖乖的味道搭上甜丝丝的白糖,便也能成为小孩子喜爱的饮料……

五毛钱油条
听老妈回忆说的。
小时的我,曾经早上被叫出去买油条当早点,那会儿的我可能4岁吧,去站在油条摊子的前面,一动不动,非常有毅力攥着五毛钱看着老板炸油条,就这么看呀看呀,知道老板受不了,问我是不是要买油条,我点头,问我买多少,一个巴掌,当老板给我油条的时候,我执意不给钱,就这么紧紧攥着生怕被老板抢走,然后……就这么吃了一顿不要钱的油条……

五毛钱“老婆”
这纯属被冤枉的……
有一次在幼儿园,好不容易有了五毛钱零花钱的我,不知道为何突然跟老师炫耀,这时旁边还站着一个漂亮的小女生,不知道我到底说了些什么,后来老师跟老妈“告状”,说我想花五毛钱就买一个老婆,囧……

大姑的拇指
有一次跟其它的小孩子一起玩,不知道为什么吵架了,然后,突然就升级成了大人的争吵,大姑跟那个小孩子的妈吵架,吵得很厉害,然后,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大姑的拇指就被咬断了,连骨头都断了,只剩下一层皮连着 …… 现在想来,也许那连着的不是皮,是筋吧 ……

恐惧
后来搬家了,搬到了楼房里了。
刚搬进去的时候,全家都在打扫装修好的新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全家就剩下我一个人在屋里,然后门还锁起来了,那会儿天黑了,还不知道家里的电灯开关在哪里,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特别恐惧,隔着防盗铁门的栏杆嘶吼,那个时候家人回来了,但是他们打不开门,于是我隔着防盗门心里充满着恐惧地大哭,但是就是无法打开门,那个防盗门就是打不开……
其实,现在我已经分不清是到底这是梦还是真的了,是真的?不是真的?是真的?不是真的?是真的?不是真的?不论是不是真的,现在的我总是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感觉到那时的恐惧,莫名的恐惧,那种源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发小、青梅竹马
回想一下,我的生命历程里似乎缺少了这些东西。
在石头巷子时,我最好的玩伴是一位老人,很老很老的老人,也不知道现在是否健在;
小学一年级,记不清跟谁比较亲近了,只是记得总是故意不写作业被叫出去罚站,然后跑掉……
小学二~四(上)年级,转校了,超能国际双语学校,留下的印象是巨大的校园、钟洁君、林义雄,还有经常被我欺负的表弟,
小学四(下)年级,又转校了,回到一年级的样子,确实谁也不识,当我快认识别人时,
小学四(下)年级,再次转校了,小学五年级,又转校了 ……

就这样,我总是疲于奔命,不是在路上,就是在即将启程的路上。
也许,这就是我的淡漠。

总是梦见,我在奔跑,却一直原地不动……